首页 > 太虚全集 > 太虚大师全集目录 > 编纂说明

完成出版简述

纪念太虚大师圆寂九周年----续明(民国45年3月)


  全书于今八月完成


  香港陈静涛居士,最近来台,藉闻太虚大师全书近年付印出版情形。并谓全书四藏(经、制、论、杂),二十编,分装六十四册;现在经已发行者,有三藏,十四编,四十七册。所余杂藏、八编、十七册,及全书总目录一册,现已分交两家印厂排印,倘进行顺利,本年八月即可全部出版。总计全书自发行预约到全部出版,整整经过十年的时间,耗资港币十万以上,这在佛教出版事业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件艰钜的事业,尤其是在此时此地,来完成这样大的佛教出版事业,也颇足令人兴奋。我们今日能面睹这部佛教庞大钜制的出版,自是欣喜非常。然而,十年的历程,经过多少人辛勤努力,有绞脑汁的,有出钱的,有出力的,才有今日这样的成果出现。回忆前尘,真不禁令人既欣喜,又惊惧!因简述出版经过,俾读者知全书出版之不易,而知道珍惜它、研读它,也就是为此项事业尽心尽力者的安慰了。


  编纂全书简要经过


  太虚大师全书,早在大师住世之日,即已着手进行。大师曾亲对此事有所划擘,民国三十五年,大师嘱李子宽居士在首都南京,创立佛教文化社,大师任董事长。虽以流通经像法物为事,然主要目的,则在编印流通太虚大师全书。故文化社成立未久,即开始征求预约,并邀北平杨星森居士来京负责编校全书事宜,足见大师对此事期待之殷切。三十六年三月十七日,大师匆遽示寂,此时全书,因材料收集困难,人手缺乏,尚未能理出头绪。及大师入灭,众弟子深感此事关系重大,急待完成,乃公推印顺法师主持编纂,积极进行。是年五月二十日,印顺法师率续明、杨星森、杜名廉三人,假溪口雪窦寺圆觉轩开始进行编纂工作:一切材料的搜集、抄写、校订、圈点、编纂,经过整整一年的时间,七百余万言之全书,算是编纂成功了。然这只是奠定下全书出版问世的首要工作,在当时,因为政局撼动,物价飞升,真不知道要待何年何月才能完成这部钜制──太虚大师全书──的出版工作呢!


  原稿由沪达运香港


  全书编纂竣事后,原稿由印顺法师带至杭州香山精舍,因为只此一份,所以必须妥善保藏,万一有失,即难于再事补集。因此远近师友,莫不关怀全书原稿的保存。三十七年十月,第一编佛法总学、四册,由大法轮书局印行出版(原稿早于三十六年七月交出)。第二、三编,正由大法轮书局计划出版委员会之决定,广邀各地热心佛教文化事业之法师居士为委员,为工作便利计,特敦请印顺法师在港指导,并撰编太虚大师年谱。公推陈静涛居士为主任委员,兼统筹财务,台湾李子宽居士为副主任委员,以便筹划出版经费而利工作之进行。其它一切工作,如:出纳、交际,由优昙法师负责;发行事宜由觉光、松泉法师负责。校印工作初由演培、续明负责,继由竺摩、隆根法师等负责。全书之得以逐编出版,得力于筹度经费与负责各项实际工作者实多,尤以主任委员陈静涛居士,劳苦功高。不但负有统筹经费的责任,乃至一切校印、发行、存储等困难问题发生时,均须设法为之解决,有时印费不敷,须预为垫付;才拟劝人慨助,首须自己解囊。因居士平日信誉卓著,遐迩钦崇,深得海内外缁素教胞之信任,故居士之倡导号角一响,人人无不乐于输将,此实为全书完成之主要因素。故若谓全书之编纂,得力于印顺法师;则全书之刊行,实得力于静涛居士。而自始及终,忠心效力于此项遗业而未少懈废者,则子宽居士可以当之了!


  略述校印经费来源


  总计在港出版之全书,实需港币十万左右,这一数目,虽不算太大,然出之于安贫乐道的学佛缁素,也颇不容易。统观全书印费,虽部分仰赖推销,然售书所得,距实际需要数字,相差太远,实不足以供全书继续出版之需求,故大部印费,乃端赖热心佛教文化缁素同道之慨助。据笔者所知,出版委员会成立之初,除部分印费来自原拟续印全书者外,另由各出版委员分别认捐,方克开始付印。及第四编出版,承各地法师居士鼎力劝销,帮助解决继续付印之经费,亦为数不少。太虚大师年谱二册,及全书之第二、第三、第五编之出版,深得其助。此后劝销之数目,日形减少,而第六编法相唯识学,六册;第七编法界圆觉学,十二册,数量最多。两编的册数,占全书总册数三分之一弱,需款太多,一时难于付印。因此有人建议改从杂藏印起,一以适应读者之需要与兴趣,一以便于读者的购买力。但也有人认为:这两编是全书中之难关,如果这道难关,把它冲过,以后各编,即使我们暂时没有力量付印,后来的人,如果发心继续再印,也就容易了;若是先拣省力的付印,这一道难关,将来人人望而生畏,恐怕永远没有克服的日子。起初,法舫法师赴锡兰讲学,道出星洲马来亚等地,即联合各该地缁素同人,呼吁赞助全书之印行。及舫公任教锡大,犹时刻不忘臂助全书出版事业,每逢假期,不暇憩息,而游化马来亚等地,为全书作宣导与倡导。二编以下,五编以上之出版,舫法师之助力甚大。不幸舫师因积劳致疾,而示寂异域,影响全书之工作匪浅。虽然,全书之得以完成出版,舫公之功力及影响力,实不可没!至第七编出版以后,全书几已完成一半,此时诸负责人之心情,如减重负,稍觉慰安。然而路程只走了一半,另一半行程,还须大家同心协力,再事克服。及第八、第九两编出版后,静涛居士,忽因护国卫教操劳过度,罹致重疾。病愈后,以将届古稀之高龄,念身世之无常,因发重愿,希望亲见全书早日竟其全功,用满宿愿。于是预算尚待出版各种之需款数字,依各区域信众之多寡,币值之高低,分配数量,函请各地法师居士等,再作一次号召,以期一鼓作气,于最近一年内,完成全书出版之目的。据闻发动结果,甚为满意,其中如:泰国、台湾、香港,均已如数完成,而星洲马来亚等地,因有竺摩法师、王弄书、林达坚居士等之热心倡导,且已足额完成。全书经过这一次的努力,于本年内完成出版,已无问题。回想这份事业的完成,全赖各地同道之慨助者、认购者之支持与援助,始得达成目的。其中尤以马来亚、新加坡等地之法师居士,热心佛教事业,屡次慨捐或认购,予全书之助力最多,实在令人感动。关于全书收支详情,待全书出版完成后,静涛居士将有更详细之报告,这里恕不赘述了。


  大陆不准销行全书


  全书第一编,由上海大法轮书局印行出版,已略如上述。而第二编与第三编,亦因大法轮书局计划印行未果,而原稿滞留上海,故在香港成立全书出版委员会以后,只能从第四编印起。在这当中,一面函请上海将第二第三两编原稿设法寄来香港,这一目的,终于达到,也实属万幸!故继第四编出版以后,即续印第二、第三、第五编。民国三十九年夏,上海苏慧纯居士,忽致函主任委员陈静涛居士:提议全书应履行最初决定,由大法轮书局负责印行。并再三来函要求,催将全部款项及全书余稿,寄沪先排版制纸型,徐图出版。静涛居士得函后,即分函各地师友,征求意见,佥以苏慧纯居士所提议,在大陆铁幕恶劣环境下,绝难照办,相应不理。此为出版当中一段小插曲。假使依苏慧纯居士的提议,恐怕等到弥勒下生,也不会完成全书的出版!回忆全书各编在香港印刷发行以后,首先感到困难的,即海外读者无法购得第一编,因而影响全书之劝销。初时,尚可以香港出版之全书,易取少数上海出版之第一编;及第二、三、五编出版后,再寄往大陆时,就遭到伪政权之干涉。而上海之第一编,欲寄往香港时,也必须持有银行海外汇款证,才许交邮。据当时大陆来函称,大师全书之所以禁止流行大陆,原因是:封面使用于右任院长之题字,和出版年月日,系使用中华民国之纪年。而最主要的,还是大师思想是宗教的,是彻底反对唯物主义的,这在伪政权蓄意摧毁固有文化的政策下,全书之不能流通大陆,乃事所当然,不足为怪!大陆上有没有宗教信仰之自由,从此一点,也就足以使我们洞若观火了。试想,当时全书原稿如果滞留大陆,势必早已付之一炬了,即或不然,也会经久而失坏散落,永远没有与世人相见的机会了!自全书在大陆遭禁以后,第一编即无法获得,而海外读者,又纷纷渴求,皆以缺少初编而不能成为全书为憾。于是为便利读者研读计,乃于民国四十三年夏,由台湾李子宽居士重行付梓,未几即出书,读者莫不额手称庆。从此,全书在海外即可以获睹全璧了。


  只要大师精神长存


  自全书发行预约到出版,屈指已届十年;而自香港成立出版委员会以来,也已进入第七个年头了,现在才快要看到圆满成功的日子。回想在这不算太短的时期中,大师所手创的各项佛教事业,已全部随大陆的沦陷而毁灭。只有代表大师精神──发扬大乘佛法真义;应导现代人心正思──的海潮音月刊和大师毕生心血所凝结成的作品──太虚大师全书,被少数流离弟子带到海外。七年来,虽没有什么多大成就,然在此国家、佛教遭受空前危难的时候,大师全书得以完全出版,海潮音月刊得以法鼓未停,屹立如昔,也颇不易。而其它护国卫教,培育人才等事业,也还能勉遵大师遗志,量力而为。我们觉得,只要大师的精神与法身舍利(太虚大师全书)流布人间,佛教即不虑没有复兴的机运。而大师全书,为大师毕生精神之所寄:举凡佛法的体系与纲要,僧伽制度的改建与培育,以及时代思潮的批判融会等等,都可以从全书里使我们获得正确的指示。这是佛教近四十余年来承先(旧)启后(新)的一部钜着。我们希望,佛教四众同人及爱好佛教文化人士,能够仔细研读这部遗著。我们惟有遵循先知先觉者的正确指示,才能了解时代社会的演变,也才能在今后的社会中,高树佛教的法幢,重建佛教的家园。三月十七日,是太虚大师圆寂九周年纪念,适值全书出版主任委员陈静涛居士来台,获悉全书出版之确期与经过。而大师晚年,特注意于全书印布流通一事,今既略酬遗志于万一;用特为文,简述全书出版之经过,告慰于大师在天(兜率内苑)之灵,及远近关心此项出版事业的同道。(见海刊三十七卷三月号)


  太虚大师全书于三十五年八月开始编纂三十七年完竣由大法轮书局先印行第一编计四册兹将佛教文化社列报收支帐目及子宽垫付各款分别条列如次:


一、收全书定款法币(自三十五年八月三十一日起至三十七年四月底止)共二千二百七十万〇〇七百元整

  查右项由各方预定为一千一百一十一部以每部二万元计算多收四十余万元内中有

  由邮划汇寄每部超出两万者按实收确如上数


一、收捐助全书编印费法币(自三十六年六月起至三十七年五月八日起)共一千五百九十万元整

  按右款轫陈静涛先生捐二百万元转钟益亭先生三十万元轭许益甫先生二百万轮

  贺伯勋先生四十万元软郑宣明先生二十万元轰曾言枢先生四十万元轱李子宽募


  李福君先生五百万元轲康寄遥先一百万元轳优昙法师捐四百六十万元合如上数


一、收存款利息法币(自三十五年九月至三十七年四月止)共一千八十五万七千五百〇六元整

  按右款系每月收付对除后余存之额以八厘计息合如上数

  以上三柱共收法币五千七百四十五万八千二百〇六元整


一、付编校费法币(自三十五年八月起至三十七年五月八日止)共三千四百四十九万六千六百三十九元整


一、付全书编委员会结束费法币(汇寄溪口)计一千万元整(福食等费由雪窦寺供给)

  以上两柱共付法币四千四百四十九万六千六百三十九元整

  收支相抵尚存法币一千二百九十六万一千五百六十七元整经交李子宽如数收清


一、三十七年五月九日

  收佛教文化社存款法币一千二百九十六万一千五百六十七元整


一、三十七年五月三十日

  收新加坡捐助太虚全书编印费法币计二千五百万元整

  以上两柱共收法币三千七百九十六万一千五百六十七元整


一、三十六年十月十七日

  付大法轮书局刷费计法币三千万元整


一、三十七年一月十六日

  垫付大法轮书局印刷费计法币七千万元整


一、三十七年三月十九日

  垫付大法轮书局印刷费计法币一亿七千七百六十万元整(按此款由冯明政居士经手购白报纸三十二令)


一、三十七年五月三十日

  垫付大法轮书局印刷费计法币一亿六千万元整

  以上四柱共付法币四亿三千七百六十万元整

  收付相抵实在垫付法币三亿九千九百六十三万八千四百三十三元整

  (在垫款时黄金价每两合法币六百四十万元)


  排   工 一亿四千九百五十二万元

  纸   型  七千二百参拾八万元

  印   工  三千九百九掩六万元

  浇   版  二千三百二拾五万元

  纸   料  二亿二千二百万元

  封 面 纸  一千五百万元

  封   印 二百万元

  装 钉 一千七百二拾八万元

  锌 版 五百万元


  共五亿四千六百三十九万元


  以上系大法轮开来账单,所印全书第一编,均存该书局,只寄了五十部来台湾。

  嗣因第二编以次在香港印行,所缺第一编、另由台湾善导寺佛经流通处重新排印六百部,分发与台湾香港及海外各地,配成二十编全套,以竟全功。


  李子宽附言 四八、四、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