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悲华在线 > 教言 > 祖师教言摘选 > 正文     选择推出楞严悲华禅师各种讲座和专门的开示法语。  [admin  2016年5月3日]        

  网站首页  导师  道场  教言  缁行  法轨  图片区  播放区  下载区  太虚全集  慈宗专辑  学习园地  网上礼佛  留言板  

[图文]虚云老和尚:增订佛祖道影传赞
          ★★★ 【字体: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67    更新时间:2014/3/12
虚云老和尚:增订佛祖道影传赞
以年子

鼓山涌泉禅寺经板目录序



宋儒有言。‘教学者如扶醉人。扶得东来西又倒。’予于斯语。重有感焉。粤自腾兰入汉。白马驮经。乾竺贡书。代有增益。自东晋以迄南北朝。斯时佛法专重经教。世主以译经为妙严。僧伽以试经而得度。说法以依经为本据。行道以转经为功德。必至博通三藏。始称法师。纵云究极一乘。罔识真药。是故正法眼藏。以不立文字。目为虚妄。阐提佛性。以未见经文。争相诘难。甚至重溟五舶。预言被摈于关中。面壁九年。达摩见毒于熊耳。以胶柱而鼓瑟。遂饮水而分河。此圭峰禅源诸诠集之所由作也。李唐以降。拈花一脉。五宗分化。禅德辈出。类多博该三学。于是禅教始渐融通。试观少室以楞伽为印心。东山以金刚为下种。乃至字则不识。义即请问。坛经不乏说教之文。读经看教。宛转归己。百丈所许自由之分。凡兹理事。明示风规。若夫金弹银弹之权譬。佛说魔说之□讹。拈止啼钱。剿绝儿孙解路。挝涂毒鼓。死尽魔外偷心。甚至把断要津。喝佛骂祖。直目三乘十二分教为拭疮疣纸。自非亲乘入室之真子。罔知格外提持之著落。以死语会。则祸事矣。迨其末流。执指忘月。弃金担麻。未解得鱼而忘筌。不免因噎而废食。禅教聚讼。又极纷纭。此又永明宗镜录之所由作也。古德云。‘依经解义。三世佛冤。离经一字。即同魔说。’参禅须开宗眼。阅教须明教义。此当人脚跟下事。切忌自瞒。自救不了。诤论奚为。耽著鬼家活计。与入海算沙相较。其能免于五十百步之诮乎。石鼓涌泉。自华严开山。兴圣阐化。演曹源之一滴。跨石门以千年。其间列祖列宗。谛造艰难。凡属后昆。饮水思源。皆当敬念。即以流通经教一端而论。溯自闽王贡写本之秘笈。岁久无征。元刻剩般若之残篇。待补全帙。有明而后。南板初来。梵箧散藏。继得全书。逮于清初。乃颁龙藏之赐书。迨及康熙。复锓永通之板片。其间耗心血。费净财。蒙艰贞。糜岁月。如永觉请经之记。乃冒万死。紫柏刻经之愿。尽此劳生。或舍利同供。建设正法藏殿。掷千万金于五楹。或钵资罄舍。装修残破古经。积廿二年如一日。今者吾辈幸沾法乳。应思先进贤劳。我佛妙演圆音。当体法王圣训。又岂可舍野狐之涎唾。自居无孔铁锥。巢蟭螟于眉睫。甘作不快漆桶。遂令龙宫秘藏。化为蟫蠹之丛。鹫岭玄文。讹作乌焉之马。爰拟清厘。重记目录。依补亡之例。立整理之条。加丹黄之标签。分简册之部居。考译撰之人名。纪锓梓之年代。命门人明一观本依此法式。循而考之。缺者补之。经夏告竣。成此经目一卷。题曰鼓山涌泉禅寺经板目录。查其钩稽。尚能如例。昔为霖霈祖于清康熙年间。尝有鼓山永通斋流通法宝画一经目。刊行于世。迄今逾二百年。币价相悬。奚翅天渊。各籍价目。尚待改订。故缺而不录。予之亟亟于此。所冀禅讲四众。宗通说通。追纵古人得髓之真传。勿忘先德嘉惠之至意云尔。



民国二十一年岁次壬申月 幻游比丘虚云叙于鼓山圣箭堂



影印宋碛砂版大藏经序



虚云自承乏鼓山以来。每思前明永觉诸祖。所办永通斋锓板流通法宝事业。及罗致藏典。以普益后人之困难。当崇祯初元。亲至浙江嘉兴。请方册藏经。扶病冒暑。复值海潮泛滥之变。遇险者三。濒死者再。乃得法宝而归。逮至有清。康熙雍正乾隆代有所赉。汪洋法海。寺众随机饮啄。不可不为本山之厚幸。然惟静恒涛诸祖而后。经板既专理无人。遗著亦散佚无著。虚云屡欲搜残补缺。以继承先志。以常住淡泊。力有未逮。去岁壬申。承檀越叶恭绰居士。赉以商务印书馆癸亥所刻续藏全部。检阅禅教律净诸部门。见鼓山列祖遗著多已搜入。喜不自胜。惟霈祖华严疏论纂要之钜帙。竟付缺如。其他霈祖以下之语录遗著。亦有多种均未搜采。而残篇断简。本山亦已缺佚不全。缅怀先代精神心血。留此遗泽。垂训当来。后世子孙。不能保守。以至湮没。常用疚心。去夏搜罗废帙。竟发现宋哲经板之大般若经。大涅槃经。大宝积经。共计数百册。梵筴虽已不全。脉望幸未灾及。获此瑰宝。视为奇缘。钞补装潢。七阅月而竣事。是诚本山闽忠懿王赐藏以后。硕果仅存之纪念品也。今闻朱庆澜居士以施赈至关中。发见宋碛砂藏经。不禁欢喜赞叹。居士素以法施为志。见此瑰宝。不能自已。即向陕省当局谋。影印之议既洽。乃如沪与叶居士暨诸上善人。发起影印碛砂藏经事业。自民国辛未始事。阅今已历三年。为法之勤。至足钦佩。近更以所缺损之二百余卷帙。征得敝寺之大般若宝积等经。及其他宋元善本补而足之。斯诚希世之珍也。法藏不可思议之大业。不意于末法时期。乃得觏此集大成之伟略。不特于佛法上放一异彩。吾知公等弘法之大愿。对此时机。当是冥受付嘱而来者。何以故。方今佛化西渐。其机已动。欧美学者。向祗注目小乘。视锡兰为教典荟萃之地。近日渐知北派尚有大乘梵典。遂于尼泊尔等处。肆力搜求。而尚未知我国自唐以来所译梵筴之富。自宋以来校刊梵册之伟然大观也。公等之扶持正法眼藏。虚云谨拈云门一字。以为之颂曰“普。”



民国二十三年岁次甲戌元旦后十日虚云谨叙于圣箭堂



修补古经跋言



此大般若经六百卷。大宝积经百二十卷。大涅槃经四十卷。皆延祐间。福建省嗣教陈觉琳刻。相沿庋置法堂中。我鼓山涌泉寺明清以来。四赐龙藏。而此本久无人披读。莫知其全缺也。今年夏。门人观本明一始出而检之。三经共残缺四十余卷。知客清福师倡募装潢。而首座慈舟法师。西堂宝山师。暨宗寿。兴证。通化。圣修。纯果。法真。龙洸。慎足。传道。澄朗。优定。能复。诸师等。复发心手钞。足其卷数。此三部古本大经。乃焕然复新。余朝夕肃然。若对古佛也。考延祐当元中叶。迄今近七百年。人世沧桑之变。不知凡几。而此三经者。巍然尚存。虽久置不检。而幸免于潮蠹之坏。不可谓非神龙保护之力矣。工既竣。述其原委于此。并刊列出资芳名于每函之后。俾并垂不朽云。



民国二十一年壬申岁季秋 涌泉寺住持虚云敬识



增订佛祖道影传赞



有清光绪庚辰。苏州玛瑙经房。刊行佛祖道影一书。出自守一大师手订。合真寂云福先后两刊本。编为四卷。凡二百四十尊。据其自序缘起。先获云福刻宗门正脉道影残本。迟之又久。乃得真寂本于杨仁山居士。杨又得之于心月上人云。查续藏载憨山大师撰八十八祖传赞。盖为题紫柏老人属丁云鹏临摹牛头藏本而作。为专刊道影之滥觞。今兹不独丁本失传。即求真寂云福初刊本。亦不易复得矣。鼓山旧藏列祖道影。成于 永觉老人主法之时。自迦文饮光以次凡百有三十尊。各系赞语。崇祯戊寅于住真寂日刊行。即所谓真寂本是也。日久散失。后二十有四年康熙壬寅。其嗣法 为霖大师。得原本于泉之开元。仅存七十余尊。重事征补。得四十七尊。合 永祖者为一百二十二尊。并加题记。庋于藏经殿。今又二百七十余年矣。代移时异。幸龙天守护。仅轶五尊。存者一百一十七尊。皆完整无损。云住兹山。获睹是册。持与苏州本相校。同者一百零八尊。传赞皆仍 永觉老人旧题。禅诵之余。复加征集。续得若干尊。其原有传赞者。多存其旧。无者为之僭补。依世次编入。至苏州本所列世系间有讹误。另加考正。都为三百十一尊敬谨寿之梨枣。冀普同供养。咸植胜因。命名曰。增订佛祖道影。示仍依守一大师原本。第加增订而已。至康雍以还。诸山名宿影像。征集容有未周。则限于时与力。补阙拾遗。俟诸异日。昔世尊入寂。阿难结集于灵山。慈氏待来。迦叶持衣于鸡足。慧命慈灯。赖以赓续。云生丁末造。望道未见。惧大法之将堕。叹善根之日薄。冀存象教。昭示方来。兹意上继紫憨永霖诸师遗型。以报佛恩于万一云尔。



佛历二千九百六十二年(民国廿四)年乙亥 佛诞日

鼓山涌泉禅寺住持沙门虚云序于圣箭堂



法系考正



南岳下第六十世。东明旵祖之嗣法。有海舟永慈与海舟普慈二人。永住金陵东山。俗姓余。普住杭州东明。俗姓钱。续指月录两存之。按天童密云悟祖及钱谦益宗伯。皆为普祖立传。称为旵祖嗣法。祥符荫宗统编年。载万历六年辛酉。东明旵祖示寂。海舟普慈嗣法。据上所记。应将南岳六十一世。海舟永慈改定为东明普慈。



青原下第四十五世。芙蓉楷祖嗣法。苏州本依据位中符祖灯大统。迳列鹿门觉。将丹霞淳至天童净。中间五代削去。谓指月录年历差讹。以青州塔记为据。而青州塔记。显出伪托云云。为霖大师。曾辨其谬。续指月录。引以为证。按宗统编年。宋重和元年戊戌。楷祖示寂。丹霞淳嗣。淳祖盖芙蓉嗣法二十六人中之上首也。明年淳祖示寂。真歇了嗣。其后三十有四载。为南宋绍兴二十三年癸酉。了祖示寂。天童珏嗣。越十四载为乾道四年戊子。珏祖示寂。雪窦鉴嗣。经四载为乾道七年辛卯。鉴祖示寂。天童净嗣。又二载为乾道九年癸巳。净祖示寂。鹿门觉始嗣。去楷祖示寂。时历五十有五年矣。何得竟以鹿门觉。误为净因觉。显紊世次。兹从传灯及正续指月。列鹿门觉于天童嗣法。增补丹霞淳至天童净五世。纠正位中符之谬。明三峰汉月法藏禅师。初秉拂于吴门北禅寺。嗣法天童悟祖。厥后三峰著五宗原以立异。悟祖不满。遂至追拂。清世宗著拣魔辨异录。于三峰一派。屏斥尤严。三峰不获与临济儿孙之列。已成铁案。惟三峰平日于法门。不无建白。弘戒法仪。为后世矜式。兹列三峰于尊宿卷中。示绝于悟祖。仍不泯其护教之功。



通鉴载。明建文帝因燕王兵破金川门。帝发太祖遗箧。得杨应能度牒。及缁衣。编修程济曰。数也。因召主录僧溥洽。为帝削发。从水关中出。先入蜀。后入滇云云。今按云南丛书。滇释记第二卷载。应文大师。俗称文和尚。明太祖长孙。故懿文太子之子也。建文四年时。燕王棣举兵南伐。有内臣出高帝遗命。得度牒三。曰应文。应能。应贤。僧服如之。于是帝与御史叶希贤为应文应贤。吴王教授杨应能为应能。并为僧。编修程济为道人。遂从复道中出。历游吴楚黔粤。入滇居永晶白龙山。复结茅于鹤庆浪穷间。又驻锡武定狮子山。遗像袈裟犹存在滇。数十年间。常疏法华。楞严。间多题咏。后东归。寿八十余。坐化宫中。葬于西山。称为老佛云。按叶希贤杨应能。明史皆有本传。建文殉国。皆称殉难者也。滇释记所载。当较详实。又叶杨两公之墓。尚在滇中洱源潜龙庵。即建文隐修之处。今第四卷建文更正为应文。以矫正诸家之讹误。并存随从忠义之名焉。



阿若憍陈如尊者天竺



尊者中天竺人。系出世尊母族。世尊成道后。为五人转四谛法轮。尊者居首。闻声悟道。为僧宝中第一。故世尊呼为阿若憍陈如。亦名俱邻。此名已知。或言无知者。非无所知。乃是知无耳。 赞曰。



歌利挥剑。早已说破。鹿苑初唱。惟师首和。一个耳聋。一个话堕。热瞒大地。居僧上座。



梁坞石月华智药三藏尊者天竺



师天竺人。梁天监元年航海达广州。将彼土菩提树一株。植于宋求那跋陀罗在法性寺所建戒坛之畔。志曰。后百七十年。有肉身菩萨。于此树下演上乘。传佛心印。求那建坛亦曾立碑曰。有肉身菩萨。于此受戒。天监元年壬午至唐仪凤五年丙子。凡百七十五年。六祖至此受戒弘法。两师之言验矣。师复由南海经曹溪口。掬水而饮。谓徒曰。此水与西天无别。溪源必有胜地为兰若。至源上观山水曰。宛如西天宝林山。谓居民曰。可于此建梵刹名宝林。百七十年后有菩萨来此演化。得道如林。皆如所谶。并建罗浮月华等寺。肉身现在月华寺。赞曰。



西天来此。羊城植树。饮水建刹。预待大士。

悬谶百七。苍生蒙度。留身月华。永洒甘露。



智岩禅师《迦叶至此三十三世牛头第二世》



师曲阳华氏子。弱冠智勇过人。身长七尺六寸。隋大业中为郎将。累立战功。唐武德中。年四十八。入舒州皖公山。从宝月禅师出家。一日晏坐。睹异僧长丈余。谓师曰。卿历八十世出家。宜加精进。言毕不见。谷中入定。山水瀑涨。复参融禅师。发明大事。融谓师曰。吾受信大师真诀。所得都亡。设有一法胜过涅槃。吾说亦如梦幻。夫一尘飞而翳天。一芥堕而覆地。汝今过此。吾复何云。仪凤二年正月初十日示寂。赞曰。



八十世生。深谷危坐。尘沙劫来。不是这个。

融师拨转。顺风帆柁。万古千秋。高风不堕。



慧方禅师《西天三十四世牛头第三世》



师润州延陵濮氏子。投开善寺出家。及进具。洞明经论。后谒岩师。咨询秘要。岩审其根器堪荷正法。示以心印。师豁然领悟。复付法于法持禅师。隐居茅山。将入灭。见五百许众。髻发后垂。如菩萨状。各持旛华云。请法师讲。又感山神现大蟒身。至庭前如将泣别。唐天册元年八月一日示寂。小林变白。溪涧绝流。道俗哀慕。声动山谷。世寿六十有七。僧腊四十。赞曰。



一相无相。谁能思量。一身多身。万物皆真。



动也行云出岫。静也声湛谷神。赴机千江月。拟议隔河津。



法持禅师《西天三十五世牛头第四世》



师润州江宁人。姓张。幼出家。年三十。游黄梅。依忍大师座下。闻法心开。复值方禅师为之印可。及黄梅垂灭。谓弟子玄赜曰。从传吾法者。可有十人。金陵法持。是其一也。唐长安二年终于金陵延祚寺无常院。遗诫露骸松下。饲诸鸟兽。迎出日。空中有神旛西来。绕山数匝。所居故院。竹围林木变白。七日而止。寿六十八 赞曰。



黄梅闻法。牛头受记。传法威师。绵远相继。

露骸松下。含灵等利。慧日长明。辉天耀地。



智威禅师《西天三十六世牛头第五世》



师江宁陈氏子。四岁依天宝寺统法师出家。谒法持禅师。传受正法。自尔江左学侣。奔凑门下。有慧忠者。师视为法器。示偈曰。莫系念。念成生死河。轮回六趣海。无见出长波。忠答曰。念想由来幻。性自无终始。若得此中意。长波当自止。师又示偈曰。余本性空无。缘妄生人我。如何息妄情。还归空处坐。忠复答曰。虚无是实体。人我何所存。忘情不须息。即泛般若船。师审其了悟。遂付法。唐开元十七年终于延祚寺。赞曰。



中持师毒。著佛头粪。唤钟作瓮。欺贤罔圣。

越空劫外。三更日正。实体虚无。凌霄藤盛。



潮阳灵山大颠宝通禅师《西天三十六世青原第三世》



师陈帝之裔。颖川人。祖官于潮。开元间。师诞于潮郡。幼岁慕云林。与药山惟俨。并事惠照禅师。受戒已。同游南岳参石头和尚。得大无畏法。唐贞元初入罗浮。至潮阳。开辟牛岩及灵山等处。韩愈问道。留衣致敬。事载传灯录。长庆四年一日告辞而逝。寿九十三。著有金刚经心经释义。塔在灵山左。赞曰。



彻证至理。岂拘正偏。扬眉瞬目。一任风颠。

语默动静。妙阐幽玄。昌黎拜倒。衣书记传。



鼓山灵峤禅师西《天三十六世南岳第三世》



师不知何许人也。与五泄山灵默禅师同印心于马祖。隐居鼓山前岩。故岩以师名名之。涌泉寺址原系深潭。为毒龙窟宅。尝为民害。郡从事裴胄请师制之。师乃临潭诵华严经。龙出听经。遂徙去。众感其德。以潭址建寺。迎师住锡。于唐建中四年开法。敕赐额华严。大弘法化。后不知所终。出弘释录及闽志。赞曰。



契马师机。神珠无价。妙阐华严。龙归座下。

开辟石鼓。雷音普化。万古巍巍。光辉昼夜。



牛头鹤林玄素禅师《西天三十七世牛头第六世》



师延陵人也。姓马。参威禅师悟旨。复居京口鹤林寺。一日有屠者预谒。愿就所居办供。师欣然往。众皆见讶。师曰。佛性平等。贤愚一致。但可度者。吾即度之。何差别之有。僧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会即不会。疑即不疑。又曰。不会不疑底。不疑不会底。又有僧叩门。师问是甚么人。曰是僧。师曰。非但是僧。佛来亦不著。曰为甚么不著。师曰。无汝栖泊处。天宝十一年示寂。塔于黄鹤山。敕谥大律禅师。大和宝航之塔。赞曰。



佛性平等。海水味一。屠儿刀放。三涂顿息。

西来何意。会即不疑。不疑不会。佛亦奚为。



径山道钦禅师《西天三十八世牛头第七世》



师苏州昆山朱氏子。初服膺儒教。年二十八。投素禅师出家。得旨后。至径山驻锡。玄化大振。僧问如何是道。师曰。山上有鲤鱼。海底有红尘。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汝问得不当。曰如何是当。师曰。待吾灭后。即向汝说。唐大历三年。代宗征至阙下。亲加瞻礼。帝悦。谓忠国师曰。朕欲锡钦师一名。国师欣然奉诏。乃议号国一焉。后辞归本山。于贞元八年十二月示寂。说法而逝。谥大觉禅师。赞曰。



为真法宝。作丈夫事。鼻祖双径。龙王献地。

马师试惑。帝主钝置。唐国一人。声振百世。



韶州灵树如敏禅师《西天三十八世南岳第五世》



师闽人。嗣长庆安。(南汉)广主刘氏。奕世钦重。封知圣大师号。僧问佛法至理如何。师展两手而已。有问和尚有缘甚么处。师曰。日出东。月落西。师三十年不请首座。有问如何不请。师曰。吾首座初生也。一日曰。出家也。一日曰。行脚也。一日命众出三门迎首座。云门果至。化被岭表。四十余年颇有异迹。广主将兴兵。躬入请师决臧否。师已先知。怡然坐化。王至。问和尚何时得疾。对曰。未曾得疾。适封一函子。令呈大王。王开函得一帖子云。人天眼目。堂中上座。王悟师旨。遂寝兵。乃召第一座开堂说法。云门也。龛塔葬仪。皆广主办。谥灵树禅师真身塔焉。赞曰。



师坐道场。尊法崇重。七古八怪。循机变弄。

卅载等人。留函酬问。域中大事。上座担任。



唐石钟发光禅师



师河南汝阳杨氏。世居官。见罪人叹曰。人本无罪。无明陷之。地狱本无。夙业感之。遂发愿诣少林寺出家。受具于开元。精研毗尼。及诸教乘。后遍历诸方。究西来直指。发明向上。步礼迦叶。至鸡足。驻锡其间。创石钟寺。遂成法宇。赞曰。



偶然一语。捷出群机。任性自在。空费钳锤。

饮光隐处。日月重耀。石钟发响。音震冥微。



鸟窠道林禅师《西天三十九世牛头第八世》



师姓潘。富阳人也。母朱氏。梦日光入口有娠。及诞。异香满室。遂名香光。九岁出家。二十一岁于荆州果愿寺受具。后诣长安西明寺复礼法师处。学华严经起信论。礼示以真妄颂。俾修禅那。代宗诏国一禅师至阙下。师谒之。发明心地。及南归。见秦望山有长松。盘曲如盖。遂栖止其上。白侍郎出守杭郡。入山问道。师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白曰。三岁孩童也晓得。师曰。八十老翁行不得。忽一日谓侍者曰。吾今报尽言讫坐化。赞曰。



秦望山头。是何模样。月挂松枝。尘飞不上。

至险至平。太守难谅。位高太危。徒怀怅望。



鼓山兴圣国师《西天四十世青原第七世》



师系出大梁李氏。幼恶荤膻。乐闻钟梵。年十二。有白气数道。腾于所居。师题壁曰。白道从兹速改张。休来显现作妖祥。定祛邪行归真见。必得超凡入圣乡。题罢。气即随灭。年十五。梦僧告曰。出家时至。遂依白鹿规禅师出家披削。参雪峰。峰搊住曰。是甚么。师释然了悟。亦忘其了心。惟举手摇曳而已。峰审其悬解。抚而印之。后闽王建涌泉。迎师主席。赐号兴圣。法道大行。 赞曰。



直下若会。箭过新罗。通宵有路。一任摩挲。

不跨石门。毕竟作么。涂毒雷轰。万古不磨。



梁鼓山扣冰古佛



师新丰翁氏子。母梦比丘风神炯然。荷锡求宿。人指谓此辟支佛也。已而孕。生于会昌四年。香雾满室。弥日不散。年十三出家。初以讲说为众所归。谒雪峰。携凫茨一包。酱一器献之。峰与语。异之曰。子异日必为王者师。天成戊子。应闽王召。茶次。师提起櫜子曰。会么。曰不会。曰人王法王各自照了。留十日。以疾辞归鼓山。至十二月二日。沐浴升座。告众而逝。荼毗。祥曜满山。获五色舍利。塔于鼓山正寝。赞曰。



为王者师。受雪峰记。坐扣坚冰。空里游戏。

举起茶櫜。翻天覆地。人王法王。慧日普丽。



冲煦慧悟禅师《西天四十一世青原第八世》



师福州人也。姓和氏。幼不茹荤血。自誓出家。登鼓山投晏国师剃度。得法受记。弘法鼓山。周显德中。江南国主延住光睦。僧问如何是大道。师曰。我无小径。曰。如何是小径。师曰我不知有大道。次住庐山开先。晚居金陵净德。聚徒说法。有声于时。开宝八年归寂。赞曰。



幼入师室。撞破石头。一言之下。左右逢源。

大道小径。步步红尘。我不知有。狮子嚬呻。



乳源双峰寺肉身广悟禅师《西天四十一世青原第八世》



师讳竟钦姓王氏。蜀益州人。幼投峨嵋山黑水寺出家。二十一岁具戒巡礼。晚见云门契悟印证。时刘氏僭号岭南。尤尚佛教。如灵树知圣。云门匡真。皆当时钦重。而师居其一。南汉刘晟尝召问甚喜。赐以磨衲方袍。太平兴国二年二月二十二日。与诸缁素夜话。焚香合掌而逝。僧腊四十二。世寿八十二。塔全身本山。至大中祥符九年。塔户分裂。视之如生。缁素迎请胶漆。供双峰山。地方崇拜。甚感灵异。赞曰。



峨嵋脱染。坚持佛戒。生死大事。遍扣名德。

函盖云门。狂心顿歇。质留双峰。万古不灭。



丹霞子淳禅师《西天四十六世青原第十三世》



师剑州贾氏子。弱冠为僧。彻证于芙蓉之室。上堂云。乾坤之内。宇宙之间。中有一宝。秘在形山。肇法师恁么道。只解指纵话迹。且不能拈示于人。丹霞今日辟开宇宙。打破形山。为诸人拈出。具眼者辨取。以柱杖卓一下曰。还见么。鹭鹚立雪非同色。明月芦花不似他。宣和己亥春示寂。塔全身于洪山之南。赞曰。



入芙蓉室。忘来去路。打破形山。无本可据。

君臣道合。月芦藏鹭。倒驾慈航。渡人无数。



宋大通达岸禅师《西天四十六世南岳第十三世》



师讳志靖。字达岸粤。韶州曲江梁氏子。生朱梁贞明四年。少不乐世事。十二岁出家。二十受具于云门偃。南汉刘晟。敬其德。尊宠甚隆。师偶过大通(大通烟雨为羊城八景之一)之滘浩口。阻风登岸。见古寺。爱其幽胜。不忍去。请于刘。重新之。赐名宝光。宋太宗太平兴国三年辞众逝。灵光烛天。奉其真身。时示灵迹。至今不坏。远近争礼之。寂年七十有二。赞曰。



大士示化。遇缘即应。大通古迹。继启先圣。

灵光烛天。破长夜梦。留身范世。作福田供。



初刊师相。不得出处。故附于应化之末。后得大通烟雨宝光古寺记。始悉生  平。因述于右。本应按代列入。因板已定。不能羼入。故仍补遗于此焉。



宗赜慈觉禅师《西天四十六世青原第十三世》



师茗州孙氏子。得法于广照。继席长芦。僧问达摩面壁此理如何。师良久。僧礼拜。师曰。今日被这僧一问。直得口哑。上堂云。冬去寒食。一百单五。活人路上。死人无数。头钻荆棘。将谓众生苦。拜扫事如何。骨堆上添土。唯有出家人。不踏无生路。大众且道向甚么去。南天台。北五台。参。赞曰。



放一线道。禅净对立。谁权谁实。千圣不识。

大士应化。逆顺罔测。东林结社。熊耳面壁。



真歇清了禅师《西天四十七世青原第十四世》



师左绵雍氏子。襁褓入寺见佛。喜动眉睫。人咸异之。试经得度。拈丹霞之室。霞问如何是空劫之前自己。师拟对。霞曰。你闹在。且去。一日登钵盂峰。豁然契悟。迳归侍立。霞掌曰。将谓你知有。师欣然拜之。住后。上堂云。我于先师一掌下。伎俩俱尽。觅个开口处不可得。师终于皋宁崇先。塔于寺西华相嵨。谥悟空禅师。赞曰。



一掌之下。伎俩俱尽。将为瞥地。旁观者哂。

夜月流辉。澄潭无影。巧拙不到。金缄密稳。



天童宗珏禅师《西天四十八世青原第十五世》



师印心长芦。出世天童。上堂。劫前运步。世外横身。妙契不可意到。真证不可以言传。直得虚静敛氛。白云向寒岩而断。灵光启暗。明月随夜船而来。正恁么时。作么生履践。偏正不曾离本位。纵横那涉语因缘。僧问如何是道。师曰。十字街头休斫额。赞曰。



妙契匪意。真证离言。当街斫额。举棹迷源。

横身劫外。彻底掀翻。正偏回玄。如珠走盘。



雪窦智鉴禅师《西天四十九世青原第十六世》



师滁州吴氏子。儿时。母为洗手疡。因曰。是甚么。对曰。我手似佛手。长失怙恃。依真歇于长芦时。大休首众。器之。后遁迹象山。山怪不能惑。深夜开悟。复见休。蒙印可。住后上堂。世尊有密语。迦叶不覆藏。一夜落花雨。满城流水香。赞曰。



我手佛手。阿师多口。遁迹象山。痴狂外走。

机契天童。百怪潜匿。达摩不识。世尊无密。



天童如净禅师《西天五十世青原十七世》



师生而歧嶷。不类常童。长学出世法。参足庵于雪窦。庵令看柏树子话。有省。呈颂曰。西来祖意庭前柏。鼻孔廖廖对眼睛。落地枯枝才□跳。松萝亮□笑掀腾。庵颔之。出世天童。六座道场。两奉天旨。法道之盛。可想见也。示寂说偈曰。六十六年。罪犯弥天。打个□跳。活陷黄泉。塔全身于本山。赞曰。



从来无名。唤作庭柏。白日见鬼。受赵州惑。

末后拈出。称锤是铁。此风扇布。知恩报恩。



鹿门自觉禅师《西天五十一世青原第十八世》



师参长翁净。值净上堂。举灵云见桃花悟道因缘。颂曰。一个乌梅是本形。蜘蛛结网扦蜻蜓。蜻蜓落了两边翅。堪笑乌梅咬铁钉。师不觉失笑曰。早知灯是火。饭熟几多时。后承印记。出世鹿门。示众曰。尽大地是学人一卷经。尽乾坤是学人一只眼。以这个眼。读如是经。千万亿劫。常无间断。诸人还看得读得么。如看得读得。老僧请他吃个无米油餈。赞曰。



灯原是火。日月同明。失声一笑。鼻直眼横。

无米油餈。觌面相呈。毕竟如何。梅咬铁钉。



普昭一辩禅师《西天五十二世青原十九世》



师洪州黄氏子。年十一岁。丁父忧。遂出家。十八纳戒。参鹿门。问如何是尽乾坤是学人一只眼。门曰。汝被一卷遮却也。师拟对。门摇手曰。不快漆桶。去。师于言下有省。出住青州普昭。迁东都万寿。室中三百问。戡验学者。声被大河南北。师示微疾。说偈而逝。寿六十九。塔分仰山栖隐。阳台青水院。赞曰。



以如是眼。读如是经。穷未来际。彻底惺惺。

百问云兴。几能折合。麟趾振振。神驹馺馺。



无用贤宽禅师《西天五十四世南岳二十一世》



师和州周氏子。参金牛于冶父。才见。牛便喝。师亦喝。牛曰。那里学得这许头来。师曰。大有人疑著。牛便打。明日复见牛。引入阁中坐。忽炉内汤瓶水溢。灰上冲。师忽然大悟。汗流浃背。呈偈有水底泥牛吼一声。大千沙界一齐倾句。牛颔之。至正中开法太湖普明。禅衲云臻。夜有天灯下照。远近叹异。特赐佛照圆悟之号。泰定三年九月十五日说偈而逝。塔全身于太湖。赞曰。



金牛一喝。松石亡年。春云野鹤。秋水澄渊。

佛祖垂照。鉴地辉天。东西南北。一等周旋。



高丽铁山琼禅师《西天五十五世南岳第十二世》



师湘潭人。年十八出家。首谒雪岩。屡入室呈解。岩但曰。只是欠在。一日忽触著欠字。身心豁然。彻骨彻髓。乃跳下禅床。擒住岩曰。我欠少个甚么。岩打三掌。师设拜。岩然之。谒东岩。岩问。心不是佛。智不是道。上座作么生会。师曰。抱赃叫屈。岩曰。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甚么。曰。眉间迸出辽天鹃。高丽国王钦其道德。请至其国。大弘法化。后在袁州慈化。示寂。塔于观音阁后。事出明永乐间径上文琇著增集续传灯录第五卷。赞曰。



髑髅榼破。痛下一锤。本无欠少。须经这回。



龙睛鹿眼尚难识。万里无端逐臭来。眉间迸出辽天鹃。法网弥天海外开。



独庵道衍禅师《西天五十五世南岳二十二世》



师苏之相城人。族姓姚。年十四岁。出家于里之妙智庵。从虚白亮公习天台教。后参愚庵机契。掌内记三年。出世普庆。迁天龙。尝自题肖象曰。看破芭蕉拄杖子。等闲彻骨露风流。有时摇动龟毛拂。直得虚空笑点头。永乐中以佐命功。文皇欲官之。不可。一日召见。上潜令人以冠服被体。进爵太子少师。不得已拜命。奉使道疾。上亲临视。示寂。封荣国公。谥恭靖。荼毗舌根不坏。舍利五色。塔于西山。寿八十有四。赞曰。



大士垂迹。化非一端。三十二应。顺逆音观。

大师如是。敢测尊颜。损己济世。人神同欢。



石溪无一全禅师《西天五十五世南岳二十二世》



师之行实无考。惟续藏载。师与高峰同印心于雪岩。而师之真仪。藏于鼓山。垂三百年。敬为临邈。用彰潜德。赞曰。



实相无相。万物皆状。真说无说。溪声长舌。

随缘隐显。如水中月。雪岩正眼。万古不灭。



五台山壁峰宝金禅师《西天五十六世南岳二十三世》



师乾州永寿石氏子。诞时白光盈室。六岁出家。遍历讲肆。忽叹为非。遂更衣谒如海于缙云。偶携筐撷蔬。入定三时方寤。呈解不契。海谓师曰。此尘劳暂息耳。必使心路绝。祖关透。然后大法始明。师由是胁不至席者三年。一日闻伐木声。汗下如雨。乃曰。古人道大悟十八遍。小悟无数。岂欺我哉。未生前事。今日方知。寻受记□。出世五台。众至万指。至正洪武间。两蒙召对。问法称旨。壬子六月示寂。荼毗。舍利五色。赞曰。



白光烨烨。法中之瑞。伐木闻声。更有何事。

两入帝庭。高提祖印。皇恩正渥。浩歌归去。



明狮子山应文禅师



师朱明建文皇帝也。燕藩之变。金川门破。内臣出高皇遗命。得度牒三。曰应文。应贤。应能。伽黎俱备。宫中火。帝易僧服自居应文。自复道出。从行者御史叶希贤。吴王教授杨应能。并易僧服。分居应贤应能。历吴楚黔蜀。辗转入滇。隐居狮子山有年。今遗像犹存。晚岁东归。坐化宫中。世寿八十余。葬于西山。赞曰。



人王法王。各行正令。千日并照。有感斯应。

必竟如何。路绝凡圣。叶落归根。无欠无剩。



附建文皇帝出家诗二首于下



牢落西南四十秋 萧萧白发已盈头 乾坤有恨家何在 江汉无情水自流

长乐宫中云气散 朝元阁上雨声收 新蒲细柳年年绿 野老吞声哭未休

风尘一夕忽南侵 天命潜移四海心 凤返丹山红日远 龙归沧海碧云深

紫微有象星环拱 夜漏无声水自沈 遥相禁城今夜月 六宫犹望翠华临



松隐茂禅师《西天五十六世南岳二十三世》



师奉化郑氏子。年十八出家。奋志参方。首谒保宁。宁问来作甚么。师曰。生死事大。特求出离。宁曰。明知四大五蕴是生死根本。何缘入此革囊。师拟对。宁便打。师豁然悟入。晚岁退隐东堂。一日示微疾。集众诀别。众请偈。师举手自指曰。此中廓然。何偈之为。端坐凭几。握右拳枕额而逝。世寿八十有五。荼毗有天花之祥。舍利无数。塔于瑞云西岗。赞曰。



无量劫来。抱此革囊。毒手一击。如雪沃汤。

通身是口。毛孔放光。光前绝后。天花飞扬。



绝学世诚禅师《西天五十六世南岳二十三世》



师示众曰。有志之士。趁众中柴干水便。僧堂温暖。发愿三年不出门。决定有大受用。有等才作工夫。觉得胸次轻安。目前清净。便一时放下。作偈作颂。口快舌便。将谓是大了当。误了一生。可惜前来许多心机。中途而废。三寸气断。将何保任。众兄弟欲出离生死。参须真参。悟须实悟始得。赞曰。



水便柴干。实悟真参。旷劫生死。岂是等闲。

婆心片片。痛切心肝。三界火宅。露地自安。



太华无照玄鉴禅师《西天五十七世南岳二十四世》



师滇之曲靖普鲁吉人。父任安宁。师乃诞焉。长依虎丘云岩净公剃染。与念庵为友。初习教观。叹非究竟。历参空庵一。高峰妙。契心印于中峰。峰命分讲为第一座。未几还滇。出世太华。大弘拈花之旨。终于太华。寿三十七。塔于本山。赞曰。



祖意教意。不容拟议。钝根阿师。草鞋空费。

疏存德峤。讲弘良遂。法法无碍。光烛天地。



径山季潭泐禅师《西天五十七世南岳二十四世》



师台之临海人。八岁。依笑隐学佛。十四薙染。出世径山。有声于时。明太祖召住天界。宠遇优渥。宋学士濂赞师曰。笑隐之子。晦机之孙。具大福德。证大智慧。其推重如此。师著有全室集。并笺注金刚般若心经楞伽三经行世。赞曰。



龙飞五位。法运更新。如云之从。为国之珍。

不染世荣。天语益温。末后倾出。谁赓其音。



碧鸡山华亭玄峰禅师《西天五十七世南岳二十四世》



师本楚人。族姓周。因祖父宦滇南。遂籍昆明。母梦祥云绕屋而生师。师少具威仪。有夙慧。年十二博通儒典。十四厌尘劳。依雄辩法师出家禀具。参宝积坛主。与雪庭禅师为友。一日看柏树子话。疑情现前。晏坐树下。经七日。闻鹊噪。乃出定。东游参天目于中峰。一语忘筌。遂获印心。返滇。峰示偈云。百亿日月绕四栏。光射银山穿铁壁。一庵内外赤条条。拈来总是心王苗。出世华亭。道风远被。至正九年己丑嘉平三日。示众曰。记取腊八。吾将归去。师生于中统丙寅。世寿八十四。僧腊七十。塔于本山。集有高僧传及语录行世。赞曰。



柏树子话。有甚妙玄。中峰拈出。动地惊天。

烁破面门。鼻无半边。华亭毓秀。慧灯永传。



盘龙山宗照莲峰禅师《西天五十七世南岳二十四世》



师晋宁段氏子。生而颖异。天性绝伦。年十八。礼云峰薙染。以生死为念。不忘参究。一日闻伐木声有省。出滇见空庵。复叩中峰。乃获印证。至正间回滇。开法盘龙山。有黑井为毒龙窟宅。颇为民害。师既建寺。书咒沉水而害息。宁州有虎患。辄伤人。师噀水驱之。虎亦潜迹。其神异甚多。师之肉身龛于盘龙。至今岁月朝礼者不绝。赞曰。



刹刹尘尘。随应现身。百川之月。百花之春。

手眼快便。伐木丁丁。盘龙道启。万古传灯。



古庭善坚禅师《西天六十世南岳三十七世》



师昆明丁氏子。诞时红光烛天。异香满室。十岁依慈宗于五华。易名善贤。初参无际于金陵。际示以万法归一话。一日阅圆觉经。至身心俱幻。豁然有省。十九礼柏岩。遂改今名。再参无际。始蒙印记。付以衣拂。嘱曰。吾道自子大兴。临济慧命。勿令断绝。师掩耳而出。历主浮度天界诸名刹。后返滇。即创归化。大弘直指之旨。著有‘山云水石集’行世。赞曰。



香光盈室。古圣再来。龟毛拈出。照遍九陔。

这个非别。石上花栽。道并盘龙。甘露同开。



鸡足山真圆月潭禅师《西天六十六世南岳三十三世》



师湘人。族姓萧。父宦金陵。乃诞师焉。年十八。出家天界。秉具后。遍叩当代名宿白斋无际遍融诸老。皆相器重。后印记于月心老人。嘉靖初卓庵鸡足。聿成名刹。即今之华岩寺。是时南诏大法。得盘龙古庭及师相继。再振宗风。赞曰。



大士化世。弘法自任。月照千江。无水不印。

性月共圆。诸德同证。南滇载德。大法永盛。



明云栖莲池大师莲宗八祖



师俗姓沈。籍仁和。十七补邑庠。书生死事大四字于案头。一日失手碎茶瓯。有省。北游谒笑岩。求开示。岩曰。阿你三千里外来开示我。我有甚么开示。师恍然。辞归。过东昌。闻谯楼鼓声。忽悟。说偈云。二十年前事可疑。三千里外遇何奇。焚香掷戟浑闲事。魔佛空争是与非。万历乙卯七月。师将示寂。预别众曰。半月后吾将他往。至期示微疾。面西而逝。著有弥陀疏钞。云栖法汇行世。赞曰。



老实念佛。不须捏怪。宁待融通。当场捉败。

一声涂毒。漆桶不快。更问如何。三千里外。



明回龙闻谷广印禅师



师嘉善周氏子。母梦神人。翼卫入室而诞。七岁送开元寺剃度。参仪峰。峰令看云门露字因缘。至忘寝食。结茆双径。阅亮坐主参马祖几话。疑情顿发。一日睹瑞光花大悟。历参云栖龙池。皆为印可。龙送至门。抚师背曰。老侄。我还疑你在。师曰。甚处疑某甲。龙曰。如何是密启其意。师曰。今日不打宜兴转。龙呵呵大笑。师戴笠便行。后主真寂。天下向风。赞曰。



生有自来。神人卫送。顶笠便行。一任拈弄。疑则别参。凡圣不共。一滴苕溪逆流。知他是济是洞。



鸡足山如满月轮禅师《西天六十七世南岳三十四世》



师马龙易氏子。十八出家受具。参月潭。盘桓有年。得受心印。庄严万行。不以得少为足。遍参南北名宿。留燕都二十有六载。名动九重。两蒙赐紫衣龙藏。晚岁返滇。历主华亭华严两名刹。大振宗风。有语录行世。赞曰。



心印月潭。名动阙庭。化被六诏。赐紫匪荣。

描真作绝。风骨棱棱。龙藏重颁。华严华亭。



真可紫柏禅师《西天六十七世南岳三十四世》



师吴江滩缺沈氏子。游方闻诵张拙偈。至断除烦恼重增病。趋向真如亦是邪。大疑。一日斋次忽悟。乃曰。使我在临济德山座下。一掌便醒。安用如何若何。万历癸卯秋。忌师者以他事陷师罹难。被逮拷讯。神色自若。抵死以传灯未续。为我出世慧命一大负。余无他言。法司定案欲死师。师曰。世法如此。久住何为。乃索浴说偈端坐而逝。御史曹学程闻讯趋视。师复张目一笑而别。塔于径山。著有紫柏集行世。赞曰。



其骨如铁。其气如虹。肩荷大法。力挽颓风。

如护君父。宁顾厥躬。虽罹其难。不辱门风。



南华憨山德清禅师《西天六十七世南岳三十四世》



师金陵全椒人也。姓蔡氏。父彦高。母洪氏。梦大士携童子入门。抱之。随有娠。及诞。白衣重胞。有异香。出家报恩。参笑岩。岩示以本分钳锤。后结茆北台龙门。一日粥罢经行。忽立定。不见身心。惟一大光明藏湛满圆寂。如大圆镜。说偈云。瞥然一念狂心歇。内外根尘俱洞彻。翻身触破太虚空。万象森罗从此灭。后因宏法。致婴世难。而道望益高。天启癸亥。坐化曹溪。寿七十八。著有梦游集行世。赞曰。



弘道婴难。其道益弘。曹溪一滴。千里同风。

龙象蹴蹋。振瞆启聋。一灵皮袋。辉映卢公。



鸡足山本安无心禅师《西天六十八世南岳三十五世》



师湖南平江舒氏子。随母之燕。年十六。于法海寺披缁圆具。究心宗乘。久依南明广。于言下密契。与妙峰友善。万历己丑。诏赐紫衣。慈圣太后懿旨。命师与妙峰同送龙藏至鸡山华严。众因迎师驻锡大觉寺。于时滇南祖道称极盛焉。赞曰。



黄卷赤轴。光被南天。蛮夷同庆。至化无边。

红波浩渺。鸡足峰前。面目现在。倒却刹竿。



明南雄莲社庵肉身念纯大师莲宗



师讳智一。字念纯。江西太和郭氏子。母梦白莲而孕。生于万历丁亥冬月十九日子时。生时祥光满室。幼不群。厌腥膻。十岁通内典。十八登进士。历官都御使。巡抚黔粤。二十五岁权臣当道。弃官出家。投丹霞大素禅师薙染。素师广孝。是沩仰法派。受戒于云栖莲池大师。参方十载。发明心地。禅净并行。紫柏憨山印可。许为法门砥柱。天启六年创莲社庵。凿放生池四。专志净修。日课弥陀十万。再建鳌山寺青莲庵旃檀林。四寺接众。遐迩慕其道风。与莲池大师相同。于顺治乙亥七月十三午。无疾。告众努力。宏扬佛法。说毕。端坐念佛而逝。世寿七十三。僧腊四十八。度人无数。逝世经百日如生。香风不散。知州罗公与绅耆善信。留肉身供养于莲社庵。迄今三百余载。仍然如生。俗时著有官箴青螺集。法门著有禅净双修集净土诗行世。赞曰。



和气初临。万物皆春。大哉造化。能使枯荣。

一句弥陀。四大皆空。金刚体固。景仰高风。



鸡足山用周水月禅师《西天六十八世南岳三十五世》



师常德王氏子。少业儒。因阅金刚般若经。至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有省。年十六。投古林脱白。志切向上。自谓识量依通。非究竟法。遍参古宿。深求决策。至峨嵋忽获证琉璃三昧。胸中莹彻。了悟无滞。晚见雪峤信和尚。呈所见。信颔之。旋滇结茆鸡足。额曰水月。遂以名焉。一日集众。以法道相勉。端坐而逝。寿六十有四。赞曰。



未明这个。骑牛觅牛。一言投契。碎身难酬。

琉璃三昧。法海遨游。水月何在。雨散云收。



九溪山知空中峰禅师《西天六十九世南岳三十六世》



师湘乡人。张氏子。十岁。投水月脱白。精究毗尼。参柏树话。苦不得入。一日礼万佛名经。至三卷。举南无二字。忽身心脱落。即说偈云。虚空是佛身。我本世间人。我性与空合。非佛亦非人。遂创居九台。有密行老人者。居衡州南云。令人以衣拂致师为临济三十二世。师拜受开法。一日谓众曰。三日后必雨。雨时相报。吾将去矣。至时果雨。侍者报师。含须绕殿三市。坐翘一足而逝。世寿七十七。有语录及草堂集行世。赞曰。



一声南无。震倒柏树。万派朝宗。千山独露。

虚空粉碎。气参佛祖。末法轨范。狂澜砥柱。



古林庵慧云古心如馨律师《律宗古林第一世》



师江宁溧阳杨氏子。生时异香盈闾。面有朱痣三十六。弱冠就摄山薙发。夙禀洪愿。步叩清凉。感文殊授衣摩顶曰。为汝受戒竟。师于言下顿悟五篇三聚心地法门。专持梵律。皎若冰霜。建古林庵。中兴戒法。神宗皇帝赐紫。命至五台开皇戒。感庆云现空。赐号慧云律师。得法十二人。大启律门。赞曰。



文殊舒臂。梵戒圆成。塔幸优波。随类现容。

人天咸庆。玄化神功。律日永耀。万古昌隆。



鸡足山定堂本帖禅师《西天六十九世南岳三十六世》



师寻甸杨氏子。嘉靖间。游依秀嵩山白斋和尚脱白。参万法归一话。发明心地。后住鸡山金龙潭。屡见金龙出现。又感椒树放光。故创庵以花椒名焉。临化书偈曰。性无加减岂悟迷。本无来去巧妆奇。几回力尽心圆处。坐脱娘生铁面皮。赞曰。



万法归一。忘筌得鱼。鲸吞海水。露出珊瑚。

椒树放光。金龙现瑞。力尽心圆。不可思议。



金山铁舟行海禅师《西天六十九世南岳三十六世》



师新安蒋氏。幼孤。尝至忠灵院。见像教端严。欣然忘返。即僦食院中。佛前瞻礼经行。俨若老衲。脱白圆具后。专心向上。发明大事。印记箬庵。后出世江天寺。师尝梦乘舟于烟波浩渺中。至住金山。与昔梦契。示微疾逝。年登七十。赞曰。



大寝未醒。梦中说梦。烟波浩渺。风波谁动。

箬师唤起。应江天任。睁开两眼。法何欠剩。



华严肉身圣可禅师



师西蜀王氏子。业儒。生于崇祯元年。七月十三日亥时。十五岁避姚黄罹难。遇老僧嘱念观音圣号脱险。二十七岁遇辽阳禅师薙发。取名得玉。至洪雅八面山澄江和尚圆具后。遍参南北名宿。及见双桂老人。三句投机。得受印记。四十一岁由南旋蜀。至渝城。众士庶请住华岩洞。创华岩寺。为法勤劳。有语录九卷行世。赞曰。



吾无隐乎。碍膺如铁。精勤不怠。目不交睫。

烁破唇皮。虚空流血。双桂三句。了无所得。



明戒台知幻律师



师江浦蒋氏子。世称飞钵禅师。年三十。出家于金陵灵谷。圆具参方。自誓此行不蹋曹溪路。不敢回头见故乡。参无字话。发明心地。正统间。北游。诏赐紫衣。敕建戒坛。命师开法。四月传戒。岁以为常。师顶额隆起。帝见奇之。呼为凤头祖师。师应声曰。亦鹅头耳。敢附凤邪。帝益美其谦德。赐号万寿。赞曰。



易说难行。戒为道本。继武南山。脚跟密稳。

狗子性无。不涉唇吻。额有圆珠。风神凝远。



鸡足山悉檀释禅本无禅师《西天六十九世南岳三十六世》



师昆明张氏子。早孤。一日游昆明池。见青莲浮于水面。余人无睹。众异之。年十九。依秀山空公祝发。受心法于所庵禅师。每嗟法眼未明。锐志参究。一日托钵洱海城中。闻邻室有人唱云。张豆腐。李豆腐。枕上思想千条路。起来依旧卖豆腐。忽然打失布袋。沐公镇滇南。特建悉檀。请师开法。著有风响集。赞曰。



沿门托钵。不忘己躬。一句截流。迸裂虚空。

粗言细语。胜义同工。如虎戴角。大扇玄风。



三峰法藏禅师《西天六十九世南岳三十六世》



师锡山苏氏子。研究首楞严。修观音耳根圆通。会僧夹篱闻破竹声若迅雷。乃大彻。参金粟密云和尚。一日粟举僧问古德。朗月当空时如何。德云。犹是阶下汉。僧云。请师接上阶。德曰。月落后来相见。且道月落后如何相见。师便出堂。粟休去。开法三峰。大弘济宗。迁化后。塔于木山。赞曰。



竹声破裂。深入圆通。森罗万象。咸令斯宗。

阶前月落。觌面相逢。拂袖而去。独坐三峰。



理安性音迦陵禅师《西天七十世南岳三十七世》



师俗姓李。籍隶沈阳。年二十四。投高阳毗卢寺祝发受具。参本来面目话有省。诣杭州礼理安梦庵。呈所见。蒙印心。历主理安归宗柏林诸名刹。法道大行。名动九重。雍正四年九月二十九日示寂。敕封圆通妙智大觉禅师。著有语录二十卷。宗鉴法林七十二卷。是名正句八卷。宗统一丝十二卷。杂毒海八卷。宗鉴指要一卷行世。赞曰。



这个阿师。费尽唇嘴。棒喝纵横。实没道理。

儿孙颂德。无能赞毁。为王者师。人天欢喜。



海会溟波禅师《西天七十世南岳三十七世》



师畿南武清郭氏子。年七岁。父母送往本邑天仙庙出家圆具。与德心体真结侣参方。至天津如庵。礼大博。问如何是某甲本来面目。博竖拳。师曰。除此别还有么。博便打。师疑情顿发。目不交睫。四昼夜。因上单脱履有省。依止三载。温研密稔。始蒙印可。结茆西山。又十年。始应檀护请。开法海会焉。有语录行世。赞曰。



辟鹿荒山。法界门宽。翠竹黄花。溪声鸟还。

法身般若。岂二奇观。诸贤侧耳。天展笑颜。



宝洪山读彻苍雪禅师贤首



师字苍雪滇南呈贡赵氏子。童年随父祝发昆明妙湛寺。圆具后。侍水月和尚久。明慧敏达。以诗名于时。崇祯间。杖锡莅吴会。与一雨禅师投契。雨举为座元。继席中峰。望重诸方。后于宝华山讲楞严经次。一日告众据座而逝。著有华严海印四十二卷行世。赞曰。



虚空为口。万象为舌。一句全提。昼夜常说。

约住德山棒。拈却临济喝。别别。烈焰炉中捞明月。



金山法乳超乐禅师《西天七十世南岳三十七世》



师海盐陈氏。父母好禅悦。构庵延僧居之。师闻梵呗。即依依欣慕。及失恃。乃就庵剃染。得法铁舟海。究明大事。继位江天。清圣祖南

巡。奏对称旨。恩眷甚隆。赐紫。著有颂古。于野鸭子颂曰。一群野鸭贴天飞。何用邀名鼓是非。恨杀马师施毒手。错将鼻痛当知归。赞曰。



梵呗感觉。是岂偶然。金鼓惊世。震起前缘。

颂出野鸭。早隔天渊。人主钦崇。伽黎横肩。



明鼓山澄芳性清律师律宗



师又名远清。皖之新安人。具姿□玮。谢尘俗。习华严。负笠至越。时慧云律师说戒灵隐。梦有人语云。明日文殊化身来乞戒。可方便授之。次日师果至乞戒。及登坛。师病不能风。慧率众就之。得戒后居五台。研律藏。奏建戒坛。嗣慧公席。后命住鼓山。世寿僧腊失考。塔在清凉。赞曰。



大士乞戒。神太饶舌。受与不受。何盈何缺。

悲愿智转。若随流月。光辉闽晋。东西南北。



宝华三昧寂光律师



师姓钱氏。世居瓜渚。母感异梦而生。年二十一。就礼弥陀庵出家。从雪浪恩。习贤守宗。嗣遍参名宿。受具于慧云律师。一见器重。嘱以宏律。即嗣其席。结茆衡岳等处。后至宝华山。大开法会。肇启皇坛。开法席数十处。寿六十有六。无疾告逝。其诸灵异事迹。广于行术。著有梵网直解四卷。赞曰。



千华律制。父作子述。三坛前唱。后和二持。

继武南山。众生病治。稽首吾师。梵网捞世。



鼓山为霖道霈禅师《西天七十世青原三十七世》



师建安丁氏子。年十五出家。十八纳戒。遍历讲席。久参永觉。针芥投契。觉年八十。付以衣拂。说偈曰。曾在寿昌桥上过。岂随流水漫生枝。一发欲存千圣脉。此心能有几人知。潦倒残年今八十。大事于兹方付伊。三十年中盐酱事。古人有语不相欺。逆风把柁千钧力。方便能定天下基。康熙壬午九月初七日。集众示寂。寿八十八。兴鼓山宝福白云广福开元四刹。著有华严疏论纂要等经论。共二十八种。一百九十六卷行世。赞曰。



重来石鼓。全提正令。醉心华严。卅年考证。

枣柏清凉。后先辉映。盗玺窥符。得说究竟。

仰瞻道貌。肃然起敬。



鼓山惟静道安禅师《西天七十世青原三十七世》



师晋江人。俗姓胡。于德化戴云山脱白。初参古杭和尚。无大省发。嗣依永觉。发明心地。初住鼓山。复迁金陵摄山。有声于时。康熙戊辰四月朔日示寂。寿七十有二。有语录行世。赞曰。



吹无孔笛。唱太平调。鼓山摄山。千江月照。

诸圣不传。向上一窍。全身放下。灵光独耀。



怡山空隐宗宝禅师《西天七十世青原三十七世》



师南海陆姓。年十六。自携刀就盘石礼佛剃落。缚茅于龙山。参向上事。一日阅语录。言石压笋斜出。崖悬华倒生。豁然冰释。事母至孝。母卒。庐墓三月。后参博山。山一日以倒骑牛入佛殿话。命众下语。师呈颂曰。贪呈不觉晓。愈求愈转渺。相逢正是渠。才是犹颠倒。蚁子牵大磨。石人抚掌笑。别是活生机。不落宫商调。山为印记。后住罗浮长庆海幢大弘博山之道。顺治十八年七月二十二日端坐而逝。寿六十有二。全身塔于罗浮华首台。赞曰。



石压笋出。岩花倒悬。豁开两眼。三更日现。

处处逢渠。机若雷电。博山无端。牛骑佛殿。



西域圆通明广禅师《西天七十一世南岳三十八世》



师直隶雄县高氏子。父性果。母孟氏。梦一灯入怀。醒而有娠。幼慕出家。年十八。父母相继逝世。遂祝发。参溟波。问如何是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波便掌云。会么。云不会。波云参堂去。后结七西域。至第四日五更。胸中豁然。说偈云。三世诸佛座底牢。一条鼻孔透九霄。从今看破娘生面。普天匝地任逍遥。波累征诘。抚而印之。有语录行世。赞曰。



破诸佛牢。放百斤担。地狱天堂。如游园观。

龟毛拈得。不妨快便。迸出日轮。河清海晏。



金山量闻明诠禅师《西天七十一世南岳三十八世》



师出世金陵香林。嗣法法乳乐禅师。康熙中赐紫。上堂云。壁立孤峰。千山稽首。泼天门户。万派朝宗。揭示摩醯正眼。提持向上宏规云云。赞曰。



面皮三寸。眉毛二尺。敢作敢为。掉头不顾。

三会说法。胸无元字。四主名蓝。措足无地。



鸡足山普荷担当禅师《西天七十二世南岳三十九世》



师云南晋宁人。姓唐。俗名泰字大来。身丁有明末造。以明经选。不赴。国变后。礼无住老人祝发。遍参吴越名宿。于湛然处。发明大事。出世于鸡山石钟。滇南衲子。浩然趋附。康熙癸丑冬。示微疾。趺坐书偈曰。天也破。地也破。认著担当便错过。舌头一断谁敢坐。置笔而化。寿八十一。著有修园橛庵二集。拈花颂百韵行世。赞曰。



山寒水涸。天老地荒。空劫前事。妙用无方。

赤心片片。日月重光。一肩云水。凛凛冰霜。



宝华隆昌读体见月律师



师滇南白鹿邵许氏子。父酳昌母吴氏。感异世而生师。及长。性神敏。工绘事。尤擅画观音大士像。人争宝之。父母早世。年二十七。为黄冠。越三载。遇一老僧。授以华严。披阅有悟。诣宝洪山。礼亮如和尚求剃度。先一日亮梦一人著袈裟领众见度。睹师喜与梦符。遂为落发。后至金陵。印心于三昧寂光律师。大张律宗。著有毗尼止作二持。入藏流通。赞曰。



弃道奉释。梦著袈裟。三学鼎立。代佛弘扬。

严净毗尼。止作仪张。弘范三界。苦海慈航。



天宁大晓实彻禅师《西天七十二世南岳二十九世》



师崇明陈氏。依天语出家。居终南山。忆洞山参云门公案。见电光彻证。述偈曰。奇哉奇哉甚奇哉。闪电光中正眼开。明暗两条生灭路。谁知无去亦无来。出山参月潭和尚印可。弘法香林金山天宁等处。乾隆再巡幸江南。钦锡紫衣。师示微疾。说偈而逝。寿七十三。腊四十九。塔于金陵之麓。赞曰。



电开正眼。生死路绝。月潭印破。圣凡同彻。

逼塞太虚。了无空缺。灯笼露柱。一任饶舌。



鼓山遍照兴隆禅师《西天七十二世青原二十九世》



师古田陈氏子。幼业儒。年二十五。忽厌世相。遂脱白。依恒涛和尚。究心宗。出岭遍参。礼文觉禅师于北京。疑情顿发。一日觉才见。打一竹篦。师礼拜。觉曰。子见甚么道理。曰。某甲不是野狐精。觉以手掩其口云。离却口作么道。师托开云。有口只堪吃饭。呈偈曰。哑子吃黄连。满口说不得。只是自点头。更到天气热。觉为印可。归闽。涛命继席。示寂塔于鼓山。中丞余公向师道风。执弟子礼。为叙其语录行世。赞曰。



有口道不得。无口作么道。夏到天气热。狮凶露牙爪。燕闽万里扇同风。折箸常将沧溟搅。



归元白光德明禅师《西天七十二世青原三十世》



师霅川长兴殷氏子。年二十一。参野山克归和尚。尚一日问曰。日间杲日当空。夜间明月照户。日月不相照。众生尔难睹。如何是不涉明暗一句。师曰。今日普茶。来朝祝圣。呈偈曰。日当空。月照户。古往今来空里舞。明暗双消何所睹。碾破太虚谁解补。若解补。惊起木童挝石鼓。印记后。至汉阳建归元寺。康熙癸亥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告寂。众索偈。师书曰。至楚三十年。丑名遍播传。也有说得好。不与我同参。若要我同参。咄。须要具者般始得。掷笔而化。寿七十九。腊四十二。塔于本寺之阳。有语录二卷行世。赞曰。



雨落日出。石滑晴路。踢破脚尖。明月照户。

依旧野山。灯笼露柱。笑破虚空。花开铁树。



宝华定庵德基律师



师婺之林氏子。髫年断荤腥。父母故后。即投苏州宝林寺剃染。受具于见月律师。嗣之。刻苦修持。寝食俱忘。始得毗尼奥蕴。三学该通。主法宝华。甘苦与众共。劳瘁身先之。尝礼塔长千七画夜。忽塔顶放光。将寂。索笔书曰。七日后行矣。至时沐浴更衣。无疾而逝。赞曰。



我佛命脉。梵戒为师。悲嗟末运。正法谁支。

祝祈永袭。补救斯时。霞光作证。信受奉持。



红螺彻悟禅师《西天七十三世南岳三十世》



师一字讷堂。又号梦东。丰润马氏子。幼颖悟。博通儒籍。年二十二。大病。悟幻质无常。遂诣房山三圣庵。依荣池老宿剃染。圆具后。历诸讲座。洞达观乘深旨。复参广通碎如纯翁。发明向上大事。粹翁迁万寿寺。师遂继席。声驰南北。宗风大振。晚岁诛茆红螺。栖心净域。衲子奔凑。聿成丛席。嘉庆庚午十二月十七日示寂。荼毗获舍利百余粒。著有梦东集行世。赞曰。



圆顿法门。事无一向。志预圣流。心栖安养。

念念无思。重重华藏。释迦弥陀。不少盐酱。



石钟松波禅师《西天七十四世南岳三十一世》



师鹤阳段氏。童年颖慧。了世皆幻。遂从德舟上人脱染。参究宗乘。印心于野竹老人。出世石钟。兹寺发光开创。至师又一大兴。寺为鸡足全山之首。百废重兴。忍苦耐劳。为法为人。无我人相。斯诚山门之幸也。赞曰。



为法为人。以法为重。我法情空。八风不动。

兴功造业。成三宝供。曹溪黄檗。碓舂自任。



鼓山了堂鼎彻禅师《西天七十四世青原三十一世》



师江西甘泉人。韩昌黎五十三世孙也。少读书。究性理。游鼓山礼道源和尚得度。习贤首教。出入圭峰。读洞上古彻于五位宗旨。俱有契发。阅大愚三玄三要。有云。放倒大愚。大愚好不丈夫。用打作么。我当日若见。只须瞥地觑他一觑。保他瓦解冰消。往往恩大难酬。三十年后不得错举。嗣法道源老人。赞曰。



曹溪一脉。弱如悬丝。独发契用。是法住持。

雷音轰动。石鼓没皮。是韩氏子。为干蛊儿。



校正星灯集



溯自拈花示众。西竺正其传。一苇渡江。东土振其绪。由是相承华叶。光芒燃无尽之灯。摆落蹄筌。教外衍不传之秘。迨夫南宗焰炽。北学祚衰。一滴同源。五宗大启。洋洋震旦。几于道一同风。济济丛林。何异雷鸣狮吼其间乘时应运者。或举拂而人天师表。或坐谈而君相归依。唐宋以来。吁其盛矣。而我临济一宗者。导源黄檗。实为吾法之亢宗。下逮碧峰。几括神州而洒乳。全提祖印。棒喝交驰。其视举圆相以传心。别君臣而示秘者。其门庭之广狭。盖不啻倍蓗已也。其于薙度印心之来哲。众几拥盛如恒沙。莫不各嗣秉承。以伸木本水源之诚。自兹以降。孳乳益繁。如缫出丝。如瓜走蔓。虽派经累续。而来哲无穷。悉自宗由。本派自玄祖以迄智祖。为世已二十有五。自智祖立派十六字至通字下。继起三十二字。于薙法二枝。多出其源。从智祖以迄演彻。又为世二十有九矣。彻以下实繁有徒。其派传至戒定字者不少。余文不过三四字毕矣。每见诸方取至宗字完后。即任转智字。重起者多。至使次序紊乱。先后失宗。又开平先辈。于名派外未有字派。后人取字。不询来历。至使古今德号。首尾颠倒。圣凡溷杂。遂不揣僭越。谨于宗字下增派六十四字。外演号派八十字。从兹递嬗。行看祖武相绳。若挈领纲。庶乎有条不紊。今上溯渊源。下次统绪。汇为一编。题曰星灯集。俾垂永久。用达慈尊度生之怀。凡蒙恩育者。如众星之弥布。罗列有序。若明灯之传照。灯焰无尽也。至若举扬祖奥。大振宗风。上媲美于前休。下垂法于来哲。彻虽衰老。犹愿与吾宗英俊。共矢兢兢云尔。是为序。



佛历二千九百五十九年民国二十一年岁次壬申季冬

虚云题于鼓山圣箭堂



校正星灯集序



前此予纂星灯集一编。于本宗祖嗣派流。疏述颇为衍博。同宗者利之。近数年来。宗嗣日繁。而间又自高庵以上。溯其源绪至于无准范。再上而至临济。而南岳。以至于释迦老子。皆可明矣。今自无准范始。玉高庵升。制为图系。增进子嗣。则按代编入。纂校既竟。命曰校正星灯集。示有异于前纂也。用付雕镌。爰识一语于次云。时



佛历二千九百六十二年岁次乙亥 佛瑞诞日

虚云识于涌泉丈室



附本支源流系



十六 二十世 无 准 范——十七 廿一世断桥妙伦—十八 廿二世方山慧宝—十九 廿三世碧峰性金—

二十 廿四世白云空度——廿一 廿五世古拙原后——廿二 廿六世无际朗悟——廿三 廿七世月溪耀澄——

廿四 廿八世夷峰镜宁——廿五 廿九世月山智胜 庐山智素 天池智光

大随智潮  宝芳智进 突空智板

廿六 三十世野翁慧晓——廿七 卅一无趣清空——廿八 卅二无幻净冲——廿九 卅三南明道广——

三十 卅四世普明鸳湖德用——卅一 卅五高庵慧升圆清(高庵以下则详集中)



本表自无准至高庵。凡十六世。上接临岳。下启后嗣。一览而明。其衍派凡经三变。断桥下方山。立‘慧性妙悟。真机全露。广济彻源。符因证果。’一传至碧峰性金。而另立‘性空原朗耀。镜智本虚玄。能包罗万有。故统御大千。’七传至突空智板。又另立‘智慧清净’等四十八字。即今日通行者也。



临济下十九世碧峰性金。除佛祖世谱外。余书皆作碧峰宝金。故有疑为二人者。多未加考订。殊未审淫字为剃度之派。宝字为传法之派。何以言之。综考群书而纪。时地出处。无一不同故也。今更将其法派列表于后。庶他日免宗门天皇天王之干戈也。



五祖演——开福道宁——月庵善果——大洪老衲祖证——万寿月林观——

石霜印——金牛真——普明无用宽——缙云如海真——碧峰宝金



以上各表。详列出处。一一检视。即知性金。宝金。原非异同。剃派。法派。俱已了析。数典者无忘祖之讥矣。



虚云附识



附录各派源流



迦叶二十八传至达摩。达摩五传至曹溪六祖六祖后派列五家。六祖传青原思祖。思传南岳石头迁祖。迁传药山俨祖。俨传云岩晟祖。晟传洞山良价禅师。价传曹山本寂禅师。后人尊为曹洞宗。



又石头传天皇悟祖。悟传龙潭信祖。信传德山鉴祖。鉴传雪峰存祖。存传云门文偃禅师。曰云门宗。



又存传玄沙备祖。备传地藏琛祖。琛传法眼文益禅师。曰法眼宗。



又六祖传南岳让祖。让传马祖一祖。一传百丈海祖。海传沩山灵佑禅师。佑传仰山慧寂禅师。曰沩仰宗。



又百丈传黄檗运祖。运传临济义玄禅师。为临济宗。第一代。玄祖传至十九代碧峰性金禅师。金祖下六传至突空智板禅师。为二十五代。智祖演派十六字。



智慧清净 道德圆明 真如性海 寂照普通



后从通字下。又续演三十二字。



心源广续 本觉昌隆 能仁圣果 常演宽宏

惟传法印 正悟会融 坚持戒定 永继祖宗



现今诸方临济派。于五台。峨眉。普陀山前寺。咸依此四十八字为最多。谓正宗从玄祖迄智祖。历世已得念五。智祖立派。六传至圆清禅师为三十一代。今于圆字下二十三传至演字。得五十四代。虚云因观演字下又过十四传。已到定字。余文将完。故于宗字下勉继其末。续演六十四字。外演号派八十字。以待后贤。于名派宗字毕。即继取慈字。



慈悲喜拾 大雄世尊 惠泽含识 誓愿弘深 苍生蒙润 咸获超升

斯恩难报 克绍考勤 导实义谛 妙转嘉音 信解行慎 彻无边中

回向诸有 完最上乘 昭示来哲 冀永长崇



附号派八十字。如取法名。名派取演字。字派取古字。



古佛灵知见 星灯总一同 冥阳孰殊异 万化体皆容 镜鉴群情畅

碧潭皎月浓 随缘认得渠 纵横任西东 显密三藏教 禅律阴骘丛

修契幻华梦 应物悉玲珑 怍悛奋悠志 宝珠自莹瑛 严奉善逝敕

杲日满天红



今将诸祖。以及来贤。薙法名字称呼顺序。缉为联芳。免至失传寻源。无启紊乱之误。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姓 名: * 游客填写  ·注册用户 ·忘记密码
    主 页: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Copyright  www.bei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悲华在线
    技术:三宝弟子;美工:皈依弟子 信箱: shilengyan@163.com
    (2008-1-10 号开始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