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大师乃秽迹金刚法门之始祖

作者:释楞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02-11 10:58:00

                             本文来源:悲华论坛 曾点击次数:407   跟贴数:2

 

雪峰大师乃秽迹金刚法门之始祖   - 普力宏 法师 开示  

“传灯录”所载一千七百多个祖师故事中,有一千二百多人在福建,其中属于雪峰法嗣者就有一千人之多。由此可以看出雪峰大师在中国佛教中的地位之高与影响力之大。
福建向来是中国南方的文化重镇,以佛教而言,禅宗在此,占了大多数。禅宗有所谓‘一花开五叶’的说法,意指禅宗自六祖慧能以下开出了临济宗、伪仰宗、曹洞宗、云门宗、法眼宗等五支禅宗法脉。除了曹洞宗位于南禅发源地─广东以外,其余四叶,都是源出于福建,而雪峰大师的法脉就占了其中两叶。这两叶分别是由雪峰传云门--文偃而成的--云门宗,
以及雪门传玄沙师备、再传罗汉桂琛、再传清凉文益所成的---法眼宗。禅宗有几句话,分别形容各宗的宗风,其中说,曹洞宗是‘顶天立地’、说临济宗是‘横遍十方’,而能够融摄禅宗早期这两家宗风的,就是雪峰。
        多闻雪峰 乱世证道
   雪峰大师法名义存,雪峰为其号,真觉则是僖宗皇帝所颁之谥号,佛教中常称以‘雪峰’、‘雪峰(义)存’、‘义存真觉大师’等,义存之名反而较少单独使用。
  根据‘祖堂集’卷七、‘宋高僧传’卷十二等禅宗史料的记载,雪峰于唐穆宗长庆二年(公元822年)出生于福建泉州南安县,俗姓曾;示寂于后梁开平二年(公元908年),世寿八十七,法腊五十九。此一时期正当唐末政治社会混乱,其中更有武宗灭佛之‘会昌法难’,中国的佛教处境维艰,而雪峰独能于此时广宣佛法、大演宗风,因缘固不可不称为殊胜,大师本身的成就与道力也必定有超乎寻常之处。  
      雪峰大师出生于佛教家庭,家人原本就常和一般僧众往来,在十二岁时师事泉州莆田玉润寺的庆玄律师,于十七岁时正式剃度,出家为僧。未几便遭逢佛教的教难│‘会昌法难’│唐武宗会昌五年(公元845年),其时大师为廿四岁。‘雪峰志?卷三?禅宗真觉大师’中有:‘是年,有旨沙汰僧徒,师以儒服,谒福州芙蓉寺弘照,训禅师见而器之。’可知大师为了避祸而改穿儒服,仍继续参学。后更不断游历,‘宋高僧传’有此语:‘北游吴楚梁宋燕秦,受具足戒于幽州宝刹寺,讫巡名山,扣诸禅宗。’禅宗里有句话说:‘多闻是雪峰。’雪峰十七岁出家,历会昌法难之后,参学于各大名山,参访当时禅宗各个善知识,禅宗的历代祖师很少有在学问上能超过雪峰的。此一时期的参学也为雪峰日后的弘法事业建立了深厚的基础。
 以禅宗而言,雪峰得法于青原│石头派下的德山宣鉴,为六祖慧能以下第六代。根据‘雪峰志’卷三所述:‘师年四十,参德山师,问(中略)云道什么?师此时豁然,如桶底脱相似。’言下大悟,是为见道,但悟了没有修还是不行。
  悟道即见道
 由教下研究经典的眼光来看,禅宗所说的悟道即是见道,见什么道呢?见‘缘起性空’之道、了解‘不生不灭’的道理。见道以后就绝不会退转,要是还会退转,就不是真正的见道。在小乘来说,初果罗汉就已见道,初果罗汉要成为阿罗汉,只要经历七次转世,就能够成功。一般人转世七次,早不知转到何处去了,哪里还有什么把握?敢说能不退转?但初果罗汉见道得不退故,每一世都能继续修行,相续不断,因此经七世修行,即得成就阿罗汉果。若依大乘说法,则初地方能见道,所见为我、法二空之道,更较小乘唯见我空为高。因初果见道仅断见惑,思惑未断,初地见道则见、思俱断,故二者之见道,名称相同而境界不同。
    以大乘的观点来说,悟道或是见道后更要修行。举法相唯识学为例,唯识行者共分五位:资粮位、加行位、通达位、修习位、究竟位。其中通达位又叫做见道位,修习位又叫做修道位,这里清清楚楚指出:见道之后还须修道,才能达到最终圆满的究竟位。
根据大乘经典所载,即令八地菩萨、四果罗汉,还是要修道。四果罗汉不是已经到了无学位,何须再修呢?其修法不是一般人印象中的修行,乃是不修而修!一般人不外是早上念个普门品,下午念个弥陀经,定课以外的时间,仍旧在世间法里头打滚,与常人无异。但是到了八地、四果的境界,是毫不退转,每一刹那都在修、自然而然,念念相续,不动地修、不修而修,待人接物无不在道中;与你说话时,他仍在用功、仍在观照当中,清清楚楚、明明了了,一点儿都不含糊,这个才真叫修行、真叫用功,四果罗汉是这样,八地菩萨也是这样,入平等流,念念平等,都是在用功办道中,因为我们佛教里只有常精进菩萨,而没有常休息菩萨! 顶端 Posted: 2009-05-04 10:20 | 1 楼 一片天 级别: 随喜共修


精华: 0
发帖: 29
威望: 29 点
金钱: 29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8-10-09
最后登录:2009-05-04 小 中 大 引用 推荐 编辑 只看 复制  雪峰大师乃是 秽迹金刚宗之始祖2 雪峰之名 其来有自 ,雪峰在德山宣鉴处得法之后,又经历数年行脚,回到了当时的闽国,也就是如今的福建。
过去在大陆常常可以看见些四处云游的行脚僧,禅宗里有句话说:‘赵州八十犹行脚!’赵州和尚也是个有名的祖师,他在八十岁的年纪还在行脚,为什么呢?因为常住生活安定,不易悟道,所以要在行脚时从环境各方面的变迁去体会无常,并且去参访各地的善知识,才较容易悟道。
根据《宋高僧传》的记载,懿宗咸通六年,秋七月,雪峰登上了福建闽后县(今林森县)白沙乡的象骨山,在此地加行用功,并改象骨山为雪峰,以之为其号,此即为“雪峰”之名的由来。
    何谓四加行  提到加行,一般人往往联想起西藏密宗的‘四加行’,这是就藏密修行的事项上说;就理上说,加行意为‘入于正位之准备,加一段力而修行也。’前述唯识五位中之加行位,是指暖地、顶地、忍地、世第一地四种,四者为修行用功的过程。雪峰在此地加行,直到五十七岁、僖宗乾符五年,才开始宏扬教法。从此‘闽州四十余年,法席之盛,卓冠天下,常不下一千五百众。’(见《佛祖历代通载》卷二十五。)一般弟子与信众不算,光《传灯录》所载入室法嗣即有五十五人之多,如:玄沙师备、鼓山圣晏、云门文偃、福州彗棱、福州玄通、保福从展、福州长生山皎然……等,皆为一方宗祖。甚至有雪峰座下一夜间开悟四十八个祖师的传说,这种记录在禅宗史上几乎可说是空前绝后的了。
以上所说的雪峰大师在禅宗里的事迹,都是在史料中有所记载的,但是雪峰在密宗里的成就与地位,知道的恐怕就很有限了。
     密宗血脉图 不见义存之名    雪峰刚到----象骨山时,山上并无人烟,他也不结茅庐而居,就找了一棵大树的树洞,住在里头用功。那么他用的是什么功夫呢?就是我们的“秽迹金刚法”。
 在中国密宗传承的血脉图中,惠果阿阇梨有许多‘义’字辈的弟子,大部分出于‘青龙寺’,胎藏部之血脉有:义满、义愍、义操、义照、义证、义明、义真(义愍再传弟子)等人;金刚部之血脉有:义一、义政、义愍、义照、义明、义满、义操及义操再传之义圆、义舟、义真等人。其中并未有----义存之名,因为血脉图所记者为金、胎二部大法之传承,其余得独部法或未得二部完整仪轨者,并未列入;且此份血脉图----为日人所保存,其所重视者不过空海所得之二部大法,余者概以‘杂密’称之,而唐密经‘会昌法难’后,文献大量佚失,更造成考证上的困难。以时间的关系上推断,雪峰应是惠果的再传弟子,与青龙寺义字辈诸人或有关连。若就‘义存’二字,字面意义来看,或者有密法萧条之后,青龙寺义字辈诸师之法脉断绝,仅存一人之义。
秽迹金刚法
“秽迹金刚法”乃是以“秽迹金刚”为修法本尊的密教法门。大正藏密教部有北天竺三藏沙门无能胜所译的“秽迹金刚说神通大满陀罗尼法术灵要门经”及三藏沙门阿质达霰译的“秽迹金刚法禁百变法门经”(no.1228、1229)。此尊为释迦牟尼佛‘于跋提河边娑罗双树间临入涅槃,有螺髻梵王将诸天女,共相娱乐,不来觐省。时诸大众驱小咒仙往彼令取,才嗅秽气,锁禁中围。复策金刚持咒而去,乃至七日无人取得。尔时根本智佛,常乐寂光,乃以后得智大遍知神力,随左心化出不坏金刚。即自腾身,至梵王所,指其秽物,变为大地。二部咒仙各还神通力,梵王发心,来至佛所︱(下略)’。   由其本事可知“秽迹金刚”是为释迦佛化身,为佛之三轮身:自性法身、正法轮身、教令轮身当中的教令轮身。其形象为三头八臂,顶上化佛,焰光吽吽,现忿怒相,具大威力。唐朝密宗盛行时,修持此法的人不在少数,尤其‘唐太宗朝人多持诵,感应非一’,但修此法----极为艰难,行者虽多,得成就者却少。
 天佑二年 放光成就 
 雪峰从四十四岁、穆宗咸通六年上山,一直在树洞中用功到五十七岁、僖宗乾符五年,于秽迹金刚法得到初步相应的成就,对自己的功夫有了把握之后,才正式开始展开其弘法利生的事业。但他并不以此为足,仍然继续修持此法,用功不辍,一直到八十四岁、昭宗天佑二年(公元905年),在一个夜里得到上品成就︱也就是所谓的放光成就。
密宗之成就粗分可分成三品:上品为放光成就、中品为烟、下品为暖。 日本东密有个桐山靖雄,当初他既未研究经典,也不讲经说法或著作佛学专书,原本在高野山上一点地位也没有。但他非常用功,用功到护摩时不用点火,把檀木放在护摩炉中,一用起功来,檀木自己就冒烟,燃烧起来。这样的程度在东密来讲,已经是中品成就了。但若以唐密的观点来看则不然,下品成就是暖相成就,用功 用到很热,甚至热到冒烟燃烧的程度,仍只算是下品,而非中品。中品成就之烟,并非燃烧冒烟之烟,而是指香气,比如说用功时并未点檀香,但一诵咒,就自然飘出一股檀香,让所有的人都能闻到。至于上品成就是放光成就 ,但放光并不是像一般人练气功、打坐,自己说得成就、有神通、会放光。真正的放光要如日示众,遍照一切,让所有的人都能看到,才算是真正的放光。这种光是什么光呢?是智慧光,因为只有智慧才能破除无明的盖障,解脱烦恼的黑暗,让人得到光明。
 而密宗这三品成就每一品中又可再细分为三,就像净土宗的九品莲花一样,共为九品,分别就其光、烟、暖的程度作高下之判。以上品成就而言,上上品成就是在白日放光,并让所有的人都能看到,其光需胜过日光,才能如此;上中品之放光则在黎明或黄昏,日光不那么炽盛时;上下品成就则是在夜里放光,其时日光已隐没。此外上可以放光能见之范围远近,作为判别之标准,越远者品级越高,反之则低。但这种放光属于有相的放光,另有无相之放光,则非凡夫所能揣度。
经典上常记载,佛说法时眉心放光、白毫放光等,一般学者总认为放光之语,纯属境界语,只是形容佛的智慧,并非真实。但在佛教行者(尤其是密宗行者)看来,放光不仅是智慧流露,而且也是真实境界。只是具有正知正见的学佛者乃至成就者,决不会舍正法而专用放光等神通引人注目。
转大法轮度有情 人间佛教为先驱    雪峰放光时,象骨山----方圆百里,数十万人为之惊异,纷纷上山一探究竟。待得知是大师在树洞中成道,无不欢喜赞叹,皈依于雪峰。像这样的放光才算得上真正的上品成就。
传统佛教为方便推广,总以净土法门为主,是以有‘家家阿弥陀,户户观世音’的说法,因为传统中国政治社会结构中,掌握权势与地位的多为年长者,为得到他们的认同与信仰,不得不因应这些人的根器,所谓‘为令入佛智、先以欲勾牵。’以他们最关心的生死问题作为入道因缘,让他们学习佛法。但也因此给人一种错误印象:学佛就是学死,学佛就要求往生,让许多人望而却步。现在的佛教界大家都在提倡‘人间佛教’、‘人生佛教’,就是为了要打破这种成见,让大家重新认识到佛法有其圆融、活泼的一面,有其积极而生活化的意义,即六祖所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求菩提,犹如觅兔角。’
 这一点雪峰,早在唐朝就已经做到了!中国的宗教界一向有种奇特的习俗︱近庙欺神,住在寺庙附近的人,或许因为距离太近,失去了一般信仰所需的神秘感,反而还不如远道来朝拜的信徒虔诚;但这情形却未在雪峰发生,闽后县雪峰附近几十乡人都皈依在其座下。象骨山附近的居民几乎全是他的弟子,平时耕作维生,农闲则跟随他学习佛法,整个象骨山周围就是个佛教化的人间净土,正是太虚大师‘人间佛教’的先驱。
传禅不传密 有其因缘  雪峰在此是以禅法传教,他既然是禅密双修,为何却仅只宏扬禅宗而不传密宗?要知中国密宗在唐玄宗时,‘开元三大士’︱善无畏三藏、金刚智三藏、不空三藏来华后,盛极一时,金刚智与善无畏之弟子一行皆为大唐国师,不空更为玄宗、肃宗、代宗三代帝师,集朝廷百官之归信于一身,不仅使京师洛阳的士人接受了正统密宗,并将密宗传播到全国各地。玄宗并在受不空灌顶之后,于宫廷中设置坛城,称为内道场。一时国朝内外,密宗之风大盛。武宗灭佛之举固然是以佛教寺产过多,动摇国家经济为考量,佛教(尤其是密宗)的‘势力’过大,恐怕也是原因之一。‘会昌法难’发生,密宗首当其冲,首先被毁的就是宫中的内道场,之后事态扩大,终于在武宗会昌五年诏令毁尽天下佛寺,强迫僧尼还俗。由于密宗最重视仪轨,修行时有许多的法器,如:金刚铃、金刚杵、弯刀等,一旦毁佛,坛场、仪轨尽失,无法再公然弘传;反而禅宗要扫除一切意义,叫人放下一切,但用此心,观照默察,不具形式的修行方式,得以在毁佛之后继续发展。‘会昌法难’时佛教各宗都大受打击,唯独对禅宗却影响不大。而中国密宗在此事件之后,表面上已经完全断绝失传,但实际上是以‘一印一明’修独部法的方式依附在禅宗丛林中。当此之时,雪峰衡量局势,认为不是密法兴盛的时机,因此普遍以禅法传教利生,密法则仅传于少数入室弟子,外人多半不知。
雪峰修密之---反证 外人不知 误为道教 
近代有学者在研究雪峰时指出,雪峰为了将西来的佛教与中土的文化融合,其佛教理论中掺入了许多道教的思惟。在知识层面来说,雪峰的禅机颇有魏晋玄学清谈的味道;在接引一般庶民时,则接受了一些神仙、道术、长生法、符咒等道教因素,这些都是见于佛教史的记载的。以后者来说,正好是雪峰修‘秽迹金刚法’的证明。在明末清初的为霖道霈禅师所刻的‘秽迹金刚’法本中,录有许多的符印,因此有人就质疑这是伪经,认为是道教所伪造的。事实上以密宗教理而言,凡是文字图像都属四曼(四种曼荼罗─大曼荼罗、法曼荼罗、三昧耶曼荼罗、羯摩曼荼罗)中的法曼荼罗,符咒也是出于文字形像,自属于法曼荼罗,乃是由大日如来法身流露出的智慧,不同于一般不明其意义的道教符箓。
 过去、现在流通的禅门日诵课本,都收录有此‘秽迹金刚咒’;清末的杨仁山居士曾说:‘治病却魔,祈福修真,与大悲、尊胜、准提、秽迹金刚,随宜奉持。’再看光绪八年春二月,成都文殊院募资刊板,金陵刻经处所刻印的‘秽迹金刚’法本中有‘真觉禅师所传神咒与今经咒同,但梵音赊切,字语少异。’由此可知不仅雪峰修持、传授此法,禅宗里持诵此咒者,也不在少数,其真伪问题应是再无疑义!
 大名彻天子耳际 雪峰赐真觉大师,   那么当时雪峰的道场有多兴盛呢?《佛祖历代通载》里说有一千五百人,事实上雪峰的门下弟子多达三千,还不包括四乡的信众。大师的道场是雪峰崇圣寺,每天早晚的课诵因人数过多,必须分成三个大殿来举行,这种盛况实是罕见。《宋高僧传》:‘天下之释子,不计华夏,趋之若召。’天下的僧人听见了雪峰的大名,纷纷自各地赶到福建,来亲近雪峰。影响所及,许多地方乃至中央的官员,也都欢喜来向雪峰请益,皈依于雪峰。僖宗皇帝听到了雪峰的事迹后,更颁给雪峰“真觉大师”的名号,还赐了一领紫金袈裟,雪峰‘受之如不受,衣之如不衣’,后世遂多称雪峰为真觉大师。 顶端 Posted: 2009-05-04 10:28 | 2 楼 一片天 级别: 随喜共修


精华: 0
发帖: 29
威望: 29 点
金钱: 29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8-10-09
最后登录:2009-05-04 小 中 大 引用 推荐 编辑 只看 复制  雪峰大师乃是 秽迹金刚宗之始祖 3     从佛教史的眼光来看,称雪峰为福建闽南一带佛教(尤其禅宗)的始祖实不为过。以雪峰法嗣之兴盛、法子之多,弟子遍及福建乃至中原,无论在佛教里、政治社会各方面的势力,都有着极崇高的地位。其门下四十八子或法嗣五十五人中,多的是全国性的大师级人物,就福州一地而言,著名的福州十大寺几乎都是雪峰门下所传,就是广钦老和尚的祖寺泉州承天寺的始祖,福州长庆院慧棱禅师也是出于雪峰之下,因此今天到慕钦讲堂来说雪峰的掌故,是有着特殊的因缘和意义的,因为雪峰不但是广钦老和尚的祖师,也是各位的祖师!
 一花开五叶 云法出雪峰
当时在福建足以与雪峰抗衡的,就是福建福钦县临济宗的祖师︱黄檗大师。黄檗大师在禅宗里属于六祖所传的另一体系,是由南岳怀让、马祖道一所传下来的。黄檗大师得法于创立丛林制度、百丈清规的百丈怀海禅师 ,在他底下开出了临济宗;百丈的另一个法子伪山灵佑底下则开出了伪仰宗。前面提到的赵州和尚也是出于马祖底下南泉普愿的法嗣。  青原--石头一系除了上述出于雪峰的云门、法眼二宗外,尚有石头传药山、药山传云俨、云俨传洞山良价再传曹山本寂所出的曹洞宗。此五宗即是南宗禅所谓‘一花开五叶’中的五叶。  
涌泉人不识 雪峰遇故知  七十六年,我回到福建去,在我出家的福州涌泉寺已经找不到旧识,反而在祖寺,也就是雪峰崇圣禅寺的----当家是我的戒兄弟,几十年没见面,他还认得我,我告诉他,当年受戒时,那个年纪最小的就是我! 这次去拜雪峰有两个原因。一者,我九岁在涌泉寺出家,涌泉寺可说是我的祖寺。而涌泉寺的开山始祖正是雪峰大师座下的大弟子︱鼓山圣晏国师。况且在密法的传承上,雪峰大师正是‘秽迹金刚宗’的初祖,这个关系更是密切。(注:‘秽迹金刚宗’并非于佛教十宗或大乘八宗外另有一宗,而是于密宗当中的一支,因以秽迹金刚为本尊,为与其他密宗支派区分,故称为‘秽迹金刚宗’。)
   外禅内密 本门传承   秽迹金刚宗’由雪峰传下来,除了直接受法于雪峰的几位祖师,如玄沙师备、云门文偃、鼓山圣晏等师以外,历代单传,几乎每一世只传一人,择徒时非常严格地观察弟子的根器,轻易不传。由于寄身于禅宗丛林里面,个人秘密用功,外人皆不知晓。因此本门中虽然出过几位大成就者,但外人只知其为禅门宗师,而不知其实是为禅密双修的成就者。法眼宗的传承其实就是‘秽迹金刚宗’的一支。如宋朝提倡禅净双修,谓‘有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的永明延寿禅师,本身既是‘法眼宗’的祖师,也是本门的祖师。再如明末的鼓山元贤大师,他在禅宗的体系属于曹洞宗,实际上也修‘秽迹金刚法’;他的弟子为霖道霈禅师,不但继承他的禅法,同时也受了密法,并且将‘秽迹金刚法’的法本整理刻印。
清末中兴雪峰的达本老和尚,也是本门祖师。雪峰大师留有遗言,谓松树扫地,石头开花之日,便是祖师再来之时。达本老和尚到雪峰之时,正应验了祖师再来的征兆,因此大家都认为他就是雪峰再来。达本老和尚是个大成就者,他走的时候,鼓山的钟自动响起,待众人赶到大殿时,他已经先一步走了,而且有所示现︱于趺坐中垂下一足,乃是乘愿再来之义。达本的密法得之于了堂,之后又传给了----盛慧老和尚。大家看虚云老和尚的传记,虚老在离开鼓山时,就是将住持之位传给了------盛慧老和尚。盛慧老和尚不仅由虚云手中接过两次住持位,也接过--------圆瑛老法师两次,一共任过鼓山当家四次。
    盛老法师----传法 告知本门来历   我自己是在十一岁那年,跟当时任涌泉寺副住持的盛老法师学了‘秽迹金刚法’,上述法脉体系,也是历代祖师----师徒密付,口耳相传,由盛老法师,告诉于我。
   因此雪峰不但是我鼓山祖寺的祖师,更是我系密法传承的始祖。
若由鼓山---元贤这一线索察上去,本支‘秽迹金刚宗’自‘法眼宗’不传之后,传入了‘曹洞宗’。据我的了解,近代几任鼓山住持,除古月老和尚、虚云老和尚外,几乎都有相同的情况:本身原属于‘临济宗’,接了曹洞的法之后,才出任住持,其中必有原因。可能即是接曹洞的法后,得受‘秽迹金刚法’,才任住持位。
 顶礼雪峰塔墓 获得始祖加持   这次我到崇圣寺去拜雪峰,他的墓塔位于方丈室的院内。崇圣寺是个大寺院,历代祖师,都是供奉在方丈室旁的祖堂,但雪峰无论在禅宗,密宗都是大祖师,更是崇圣寺的开山始祖,因此特别供在方丈室中。


    当时天正下着雨,地上是湿漉漉的一片泥泞。我也不管别人替我撑着伞,上前就拜了下去。雪峰跟旁人,或许是毫无关系,但是到了第一代祖师塔前,我岂能不拜?
 我在心里面向祖师报告:  ‘雪峰大师!我到台湾把你一代只传一人的密法,开方便门,公开传授出去,这么做,你同不同意?如果你认为我做的没有错,就请你---示现一下,加被弟子。’这一拜下去,果然有股好大的加持力。那时候还下着雨,天气很冷,可是我这一拜下去,就有一阵很温暖的风吹过来,很热很舒服,力量很大。

    雪峰大师是在公元九百零八年圆寂,距今已有一千多年之久,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加持力,真是不可思议!
 日拜五千常精进 枯木庵中 老修行   拜完了雪峰的塔以后,接着我去拜雪峰大师的  枯木庵 ,枯木庵就是雪峰在此地---加行时所住的树洞,后人把它加盖整理起来,称之为枯木庵,当中还有雪峰大师的像。那棵树很大,几个大人还合抱不起来,虽然已经枯掉了,但是还很坚固。可以想像当年雪峰大师住在里头用功,不避风雨的情况。
    我到的时候,庵里有两个老修行在礼佛,我问他们:‘一天拜多少拜?’‘拜五千拜!’‘我现在耽搁你们的时间…’‘没关系,我一会儿就拜完了!’  一般人不要说五千拜,就是五百拜也很难拜得完,今天你到了慕钦讲堂来,当家师跟你说拜佛很好,拜佛一拜,罪灭河沙,我们来拜个五百拜;拜完起来,腰酸背痛,连膝盖都磨破皮,下次你就不敢来了。由此可见,雪峰一直到现在,还是很有道风,常住,相当地精进。
雪峰道风精进 摄受闽南一带    影响所及,整个福建各大寺院道场的道风,也都还能保持得很好。像泉州--承天禅寺也是雪峰传出来的,现在的住持圆觉法师也是我的好朋友,他出身于雪峰,住鼓山禅堂多年,小时候就非常精进,每天都很用功。我回去福建时,听说他从文革时就住持兴化县圃田广化寺,最近道宣法师告诉我,承天寺慕其道心,现在已经请他去担任住持,承天寺也是能左右闽南道风的大丛林,这次请圆觉法师出任住持,就是为了借助他在雪峰、鼓山的经验,来提振承天寺与闽南一带的道风。
雪峰的道风为何如此兴盛呢?这与他所发的道心及行持有关。雪峰未悟时,几乎踏遍了大半个中国,到处参学,寻师问道;悟了之后,还到象骨山雪峰上---加行用功;成就以后,更大转法轮,兴显禅宗;无论在哪个阶段来看,雪峰‘上成佛道,下化有情’的切愿与精进都是丝毫不懈的!

    岩头全豁  善友良伴 当雪峰作禅和子时,有几个好朋友,也就是所谓的同修、同参。头一个是岩头全豁、第二个是船子和尚,三个人一起行脚去参学。当时他们参学不像现在人留学,先存了一笔钱,然后出国去游学,而是念动即行,随念而止,有地方挂单时还好,不然就得餐风露宿。
有一天,一行三人到土地庙里过夜,船子和尚倒头就睡,雪峰犹自盘起腿子来用功。岩头与雪峰同诣德山,先已开悟,为雪峰的师兄。岩头看雪峰还在用功,就问他为何不睡,雪峰答,以一事未明‘黑漆漆外,尚有何物?’我们一般人一闭起眼睛用功,不管是参禅、念佛也好,还是持诵真言也好,眼前总是黑漆漆一片,用功就是要打破这黑漆漆的障蔽,透出智慧光明,也就是所谓‘明心见性’。
岩头就说:‘汝道一句!’要为雪峰印证。当时雪峰在德山座下得了一句话,正在将悟为悟之际,让师兄一点,当下即悟,告诉师兄‘黑漆漆的桶子已拆穿’,从此以后,雪峰的境界更高出于师兄,道的更彻底。
由此可知雪峰的成就除得力于其根器出众外,更因他---念兹在兹的精进,念念不断地用功。   无论在博学多闻、智慧无碍、教学方式上,雪峰都获得后世极大的肯定,六祖以下,若是没有雪峰与马祖、百丈,禅宗就无法大演宗风、发扬光大。现在(?)全中国和尚有八十多万人,出于雪峰门下者居多,另一支则是出于临济宗。
    忠懿王倾诚襄助 雪峰存象骨创院 而雪峰当时地位之高,除了获得僖宗赐---真觉大师之号与紫金袈裟外,佛教史上著名的闽国忠懿王王审知也是大师的知交,大师在雪峰创院得忠义王之助力不小。《雪峰志》卷三有王审知‘初舍钱二十万、创横屋二间,次舍钱三十万、创造法堂廊庑方丈等宇’、‘执权霸位,响师道化’;《宋高僧传》卷十二‘闽王王氏,誓众养民之外,雅隆其道’、‘增宇设像、铸钟’、‘充其众’等记载都是闽王支持雪峰佛教事业的证据。而闽王对雪峰的信仰也见于《雪峰志》卷三‘问莫不大备师’,显然它对雪峰的支持已超过一般政治性的目的。后来闽王还以雪峰的大弟子︱鼓山圣晏为国师(这就是后人称鼓山圣晏为圣晏国师的由),如此更凸显出雪峰地位之尊崇!

  • 服务号
  • 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