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慈宗专辑 > 慈宗诸义

栏目导航

慈宗诸义

人生佛教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慈宗学会的创立和发展(文/明夷地火法师)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03-12 03:07:00

 

从“上生结社”到“慈宗学会” 
  
明夷法师

 

  在中国佛教历史上,第一次组织“上生集会”的,当推东晋襄阳檀溪寺的道安大师。
  东晋兴宁三年(公元三六五年),道安自陆浑率四○○众南奔襄阳,于新野分张徒众:派竺法汰去扬州,法和去四川,余众随往襄阳。
  东晋宁康元年(公元三七三年),六二岁的道安于襄阳建立檀溪寺,并与习凿齿交往。次年,前秦苻坚遣使送“结珠弥勒像”给道安,道安每逢讲席必罗列尊像。
  东晋宁康三年(公元三七五)十二月,道安铸造丈六金铜弥勒佛像置于檀溪寺,改“檀溪寺”为“金像寺”。并与法遇、昙戒、道愿、昙微、慧远、竺僧辅及居士王嘉,共八人于弥勒像前聚众发愿,求生兜率,愿见弥勒。并恒常持诵《弥勒下生经》以为功课。后依异僧(宾头卢)告遂兼习浴供。
  从以上道安建寺、造弥勒像、发愿上生兜率、持诵弥勒经典、修习浴供之法等等,皆与其后刘宋居士沮渠京声所译的《观弥勒上生经》中所说上生条件相符合。

  第二次大规模“发愿上生兜率面见弥勒”的“上生集会”,从现有资料来看,当为刘宋时期的高昌沙门法盛。我们以《名僧传·法盛传》为主轴,结全其它史料,组成一组年表,来看看当时弥勒信仰的情况。
  公元四○五年(东晋义熙元年)法盛出生于陇西李氏家中。是年,鸠摩罗什于长安逍遥园翻译《佛藏经》、《菩萨藏经》各三卷。敦煌举行授戒仪式,有十二人受戒。法显西游止摩揭陀国华氏城,巡礼诸佛迹。
  公元四○九年(东晋义熙五年)法盛举家迁居高昌。是年十月,法显离开多摩梨帝国,泛海前往锡兰。
  公元四一二年(东晋义熙八年)昙无谶至姑臧。北凉张掖沙门道进诣昙无谶求援戒法,谶令忏悔。
  公元四一四年(东晋义熙十年)法盛出家,时年九岁。勤精读诵。每曰:“吾三坚未树,五众生灭。合会有离,皆由痴爱。若不断三毒,何求勉脱?”是年,法显返国后于道场寺撰《法显传》(即《佛国记》)。昙无谶始译《菩萨戒本经》。时道进经三年忏悔,自誓授戒得验梦佛亲为授戒。昙无谶为道进重说戒法,是为弥勒戒作法之始。
  公元四二一年(刘宋永初二年)昙无谶译《菩萨戒本经》毕。昙副出生。法盛十六岁。
  公元四二四年(刘宋元嘉元年)法盛十九岁,遇智猛等人取得《泥洹经》、《摩诃僧祇律》梵本返凉州的路途中,闻诸神迹,遂发心出国。乃辞二亲,率师友与二十九人远诣天竺。
  公元四二五年(刘宋元嘉二年)法盛等二十九人游历诸国,寻觅遗迹及诸瑞像,礼拜供养。同年,成都万佛寺造《弥勒净土变》。
  公元四二六年(刘宋元嘉三年)昙斌住四层寺,梦弥勒手摩其顶,为其说法。七月昙无谶译《优婆塞戒经》七卷。锡兰比丘尼八人至中国传授律法。法盛等二十九人依旧游历诸国胜迹。
  公元四二七年(刘宋元嘉四年)法盛等二十九人依旧游历至忧长国,见牛头檀旃弥勒像常放光明,四众伎乐四时笑乐。远人皆从像悔过。法盛遂与诸云道俗五百人,于像前发愿:“愿求舍身,必见弥勒。此愿可谐,香烟右旋。”须臾,众烟合成一盖,右顽三匝,渐渐消尽。同年,宾达摩于树上得《菩萨戒本经》,入定升兜率见弥勒,知菩萨嘱其传法汉地。往尼揵诃罗国受戒法后,转授于酒泉沙门惠榄(慧览)。之后,惠榄(慧览)遂传此弥勒戒法于阗、沙洲、酒泉、凉州、西蜀、建康乃至岭南罗浮山等地,大盛于时。
    从上表中,可以看出弥勒信仰时兴盛状况和法盛参与结集的“上生集会”的大致轮廓及历史渊源。之后,历代僧俗两界信仰弥勒者,风起云涌,铺天盖地。从大量的文献史料上可以随意找出证据。加之“义邑”和“法社”的兴起,使得弥勒信仰上达皇室下及民间。历代帝王将相、达官司文人、仕宦举子乃至村翁市妇。无不被弥勒信仰思潮所笼罩。从内地邑社俗讲之《佛说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之“讲经文”,到西域流行的吐火罗文《弥勒会见记》的剧本,无不体现出弥勒信仰思想在当时当地的流传普及。此风一直到五代末年因后周废佛而止。

  第三次著名的“上生集会”,当是唐太和八年白居易参与的洛阳长寿寺的“上生集会”,共僧俗一百四十人。他在《画弥勒上生帧并序》写道:南赡部洲大唐国东都城洛阳长寿寺大比丘道嵩、存一、惠恭等六十人,与优婆塞(仇)士良、(段)惟俭等八十人,以太和八年(834)夏,受八戒,修十善,设法供,舍净财,画《兜率陀天宫弥勒上生内外众》一铺,眷属围绕,相好庄严。于是嵩等曲躬合掌,焚香作礼,发大誓愿:“愿生内宫,劫劫生生,亲近供养”。按本经云可以灭九十亿劫生死之罪也。有弥勒弟子乐天,同是愿,遇是缘。尔时稽首当来下生慈氏世尊足下,致敬无量,而说赞曰:
   百四十心,合为一诚;百四十口,发同一声。
   仰慈氏形,称慈氏名;愿我来时,一时上生。
  从这篇文章我们可以看出,此次洛阳长寿寺的“上生集会”,共僧俗一百四十人,虽然较之法盛的那次集会为逊色(有五百余人),但比道安那次集会(共八人)却隆重得多了。类似于此次规模的“上生集会”,在当时应还有更多。白居易在此次集会中秉受八戒,坚修十善,发愿上生兜率内宫后,一直坚持不懈地修行。我们可以从他的另外一篇文章中可以看出他个人发愿的情况。
  在《画弥勒上生帖记》一文写道:
  南赡部洲大唐国东都香山居士,太原人白乐天年老病风,因身有苦,遍念一切恶趣众生,愿同我身离苦得乐。由是命绘事。按经文,仰兜率天宫,想弥勒内众。此丹素金碧形容之,以香火花果供养之。一礼一赞,所生功德,若我老病苦者,皆得如本愿焉。本愿云何?先是乐天归三宝,持十斋,受八戒者有年矣,常日日焚香佛前,稽首发愿:“愿来世与一切众生,同弥勒上生,随慈氏下降。生生劫劫与慈氏俱。永离生死苦,终成无上道。”今因老病,重此证明,所以表不忘初心,而必果本愿也。慈氏在上,实闻斯言。言讫作礼,自为此记。时进开成五年(840)三月日记。(《白居易集卷七十》)

  第四次著名的“上生集会”,是唐咸通八年(867)二月壬申日,敦煌龙兴寺沙门明照造《弥勒佛变相》于莫高窟南壁,与敦煌郡清信社长口大朝、社官朱再靖、录事曹善僧、宋神达、冉生、僧罗口法、僧程智常等三十余人发愿上生兜率,得遇弥勒。并于二十六日辛酉撰《造像功德发愿文并序》:
  窃以实相凝空,随缘生以呈妙色;法身湛寂,应物感而播群形。幽显冀其津梁,人天资其汲引。自祥开道树,变现之迹难量;捧驾王城,神化之规叵测。加以发愿鹿苑,觉海浮浪于三千;光照鹤林,智炬潜晖于百亿。俯运善权之力,广开方便之门。邈矣能仁,遐哉妙觉者也!
  阙今鑴石、塑佛、绘画者,则有敦煌郡清信社长口大朝、社官朱再靖、录事曹善僧等三十余人,惟公等是雅量宏远,温仪凛然。怀君子之规谋,习先生之法度。心花早发,意树先荣。了四大之非恒,悟空花之无实。中以风火不适,地水相违;九横交弛,十缠纵逼;三途流浪,六道轮回。是以同心启愿,减削资储;贸召良工,树兹少福。乃于莫高窟龛内,于南壁上画《弥勒佛变相》一铺。备工匠之巧,穷丹青之妙。姿尽绮绚,绝世无比。佛具三十二相,八十种好,随形若在。又背恶回只为随形若在。又背恶回只为斋,每年三长以具足供,献奉三宝。又年岁至正月十五日急七月十五日,悉就窟点燃灯,年年供养不绝。
  以此功德,先奉为当今皇帝御宇,金镜常悬,国祚永隆。又愿我河西节度使万户侯检校司空张公,命同劫石,寿等龟鹤。合邑诸公等,惟愿常修正道,崇信法门。般若为心,慈悲作量。平生垢障,沐法水以长清;宿昔尘劳,拂慈光而永散。生生世世,同会良缘。当来之中,值遇弥勒;龙华三会,愿登彼岸。支罗(那)眷属,永辞灾障。亡过七代及亡父母,三代考*,清体灵识。并愿花台受气,速证无生。穷无穷之世界,尽无尽之苍生。俱沐胜因,咸登觉果。


        大唐咸通八年岁次丁亥二月壬申日塑二十六日辛酉题记
               宋神达、冉生、僧罗口法、僧程智常


    其后,有后唐清泰二年(935)二月十日,东京相国寺西塔院贞诲法师召弟子五十余人,令唱《上生》。礼佛。次日合掌而化。宋朝绍兴进士钟离松于乾道年间宦迹苏州,与宝积实等结“上生社”念弥勒佛名,四众从者百人。之后,上生结社,鲜有闻者。         
  清初康熙十年(1671),广州南海宝象林沙门、曹洞宗高僧在犙弘赞辑《兜率龟镜集》。在他周围,有许多修习弥勒净土的比丘、比丘尼、沙弥、优婆夷等,组织“上生社”宣传弘扬弥勒法门。以在犙弘赞禅师为核心,以比丘宝象开觉、慧弓开诇、鼎湖开沩,比丘尼戒丘成慈,沙弥远目开皙、铁有开荦,以及邹优婆夷等为外围的“上生社”,在广州南海宝象林、肇庆鼎湖山庆云寺一带掀起了信仰弥勒净土的热潮。
  弘赞(1611——1685),号在犙。明末清初曹洞宗僧。广东新会人,俗姓朱。早岁从余集生学儒典,博雅能文,弱冠补县学生员。清入主后,乃遁走为僧,研习禅法。初参杭州接待寺雪关智闇,得嗣其法。其后,参叩横山光明古刹。又住广州南海宝象林。复参谒肇庆鼎湖山庆云寺溪壑道邱,而得印可,继席肇庆鼎湖。师生平特重实践笃履,虽精于禅,因痛心于丛林中浮夸不实之风气,绝口不言禅道,仅弘律仪,倡导戒行,以为职事。康熙二十四年示寂,世寿七十五。著述甚多,有《鼎湖山木人居在犙禅师剩稿》五卷、《兜率龟镜集》三卷、《四分律名义标释》四十卷、《佛说梵网经菩萨心地品下略疏》八卷、《七俱胝佛母所说准提陀罗尼经会释》三卷、《心经论》、《四分戒本如释》十二卷、《归戒要集》三卷、《礼佛仪式》、《沙弥学戒仪轨颂注》一卷、《沩山警策句释记》二卷、《八关斋法》一卷等。
  《兜率龟镜集》凡三卷。收于《卍续藏》第一四九册。本书乃汇集有关弥勒信仰、兜率往生之见闻,及选自经论中相关之传记所成者。本书之编述,旨在收集有关弥勒兜率往生名贤之行谊德业,以作为后世学人之指南。卷上为应化垂迹,卷中记述上生内院之圣贤,卷下收集有关弥勒信仰之经咒愿文。 
  民国太虚大师于武昌佛学院定朝暮课诵以改念弥勒佛名,发愿生兜率为导归。民国十三年(1924)二月五日甲子元旦,编《慈宗三要》于武昌佛学院,选《瑜伽真实义品》以明境,《瑜伽菩萨戒本》次轨行,《观弥勒上生经》以明果,论、律、经俱备。民国二十一年(1932)十二月二十五日,太虚大师于厦门南普陀寺闽南佛学院开讲“法备五乘、义周十宗”的《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法会完毕,厦门各界来受皈依者众,乃发起设立“慈宗学会”,以宗奉慈氏菩萨、往生兜率内院为基本修习依据。民国二十五年在奉化雪窦寺开讲《弥勒菩萨上生经》,有《兜率净土与十方净土之比观》刊行,第四节《慈宗的名义》略释了慈宗之举设、源流、影响、作用,会众归一,以弘扬慈宗,此乃大师毕生特弘慈宗之弥勒净土法门特胜处。
  现在,从2000年到2004年间,海峡两岸的台湾林宜德居士、湖南明夷法师、上海邵垒居士、江苏吴培培居士、福建悲华禅师等相继恢复成立了“慈宗学会”,意在弘扬弥勒净土,绍隆佛种,开升天路,趋菩提果。

  2000年秋,明夷法师于湖南芷江虎榜山景星寺,率先恢复成立了中断了半个多世纪的“慈宗学会”,制定了《慈宗学会章程》,撰写了《熏修慈悲弥勒宝忏仪规》、《慈宗朝暮课诵仪规》以及《倾听慈尊的召唤》、《慈宗历史大事年表》、《道安兜率信仰历史探幽》、《略说慈宗兜率天宫观行者》、《略说弥勒戒在东亚的弘传》、《略论日本弥勒净土信仰》、《朝鲜半岛弥勒信仰初探》、《略说弥勒禅法的修习》、《论弥勒行者礼忏法的衍变》、《从敦煌发愿文看弥勒信仰》、《驳智者〈净土十疑论〉第七疑》、《驳怀感〈兜率西方相对判优劣章〉》、《中国佛教历史上的几次上生集会》等许多关于慈宗的历史研究论文和普佛文疏、开光法语。
  沅州虎榜山景星古寺崇照明夷(1965—  ),字宗逸,号崇照,原名心照。诞于一九六五年正月十二日子时,黔城苏园谢氏,世代书香。1996年落发后,行脚江湖,遍参名宿。2000年往赵州柏林寺,于本焕老和尚座下,圆具足戒。是年秋,往武冈云山胜力寺,撰写《云山志》。冬,往梵净山,途经沅州景星寺,应众檀越坚留,遂住此。成立“芷江佛教协会”并成立“湖南慈宗学会”,从事弥勒法门宣传。闲时,撰有《五溪禅灯录》、《怀化佛教史》、《洪江佛教略史》、《黔阳佛教简史》、《芷江佛教史》、《芷江景星寺志》、《黔阳胜觉寺志》、《黔阳普明寺志》、《洪江嵩云山志》、《灵隐印文禅派研究初探》、《密印真传禅师研究》等史籍,并新编《方山文宝禅师语录》、《灵隐印文禅师语录》、《古源海鉴禅师语录》。出版有《熏修慈悲弥勒宝忏仪规》、《慈宗朝暮课诵仪规》、《倾听慈尊的召唤》等佛学专著,同时出版有诗集《伞形寂寞》和诗词集《乙亥诗词存稿》、散文集《懒散的阳光》及论文集《五溪文化散论》等文章。
  中国慈宗学会湖南分会明夷法师撰《慈宗学会湖南省分会缘起》:“慈宗学会”始创于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缘于十二月二十法会完皆三日,太虚大师于厦门南普陀寺闽南佛学院开讲“法备五乘、义周十宗”的《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法会完毕,厦门各界来受皈依者众,乃发起设立“慈宗学会”以宗奉慈氏菩萨往 生兜率内院为基本修习依据。早先,大师于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年)二月五日甲子元旦, 编《慈宗三要》于武昌佛学院,选《瑜伽真实义品》以明境,《瑜伽菩萨戒本》次轨行《观弥勒上生经》以明果,论、律、经俱备。斯后,大师于民国二十五年在奉化雪窦寺开讲《弥勒菩萨上生经》,有《兜率净土与十方净土之比观》刊行,第四节《慈宗的名义》略释了慈宗之举设,源流、影响、作用,会众归一,以弘扬慈宗,此乃大师毕生特弘慈宗之弥勒净土法门特胜处。 
  大师寂后,慈宗学会便如同虚设。虽不乏个人修习,但影响不大,未能形成气候。继大师遗志,在台湾相继有慈航菩萨、印顺导师举扬弥勒净土;在新加坡、有演培法师修上生内院业;在美国有浩霖法师致力于 慈氏宗的宣传;在香港有优昙法师专修兜率净土,但都是各自为修,未曾集体薰修,是故,有大心众生贤首居士等发起,继承太虚大师遗志,重兴慈宗学会,借法明寺之法明出版社刊出有关弥勒净土法门之经、律、论、杂藏典籍,以弘传推广慈宗。 
  在大陆,继虚云、灵涛、法因、明玉等高僧大德上生内院后,健在者如硕德说山长老常开讲 《上生经》;达辉法师印《弥勒三经》,怡藏法师印赠《上生经》及《弥勒净土法门概要》等,宗逸发愿振兴慈氏宗且致力于《兜率往生传 》、《慈宗史》的编写,明夷亦编写并印行 《薰修慈悲弥勒宝忏仪规》及《慈宗课诵》等书籍。 
  基于此,我们乃发心重组“慈宗学会”,弘扬弥勒净土,上叩慈氏隆恩,中承诸祖遗风,下化群伦愚蒙,将弥勒法门推广普及。 
  目前,弥勒净土法门在佛门无人识摩尼珠,在外道如斋教,一贯道,龙华会等却将之视为瑰宝,借弥勒下生思想,篡改经典、歪曲历史,蛊惑民心,扰乱社会,使本来熠熠生辉的弥勒法门蒙上了不白之冤。作为正信佛子,我们有责任、有义务、有理由将正信的弥勒净土思想钩沉、爬梳、整理、集中、规范、推广、普及,不致于使众多信徒再被误导、利用。 我会先期刊印《薰修慈悲弥勒宝忏仪规》、《慈宗课诵》,之后将陆续印行《历代慈宗高僧传》、《兜率往生集》、《慈宗史》,还拟编辑慈宗学会会刊《慈宗》,将慈宗发扬光大。
  南无当来下生弥勒尊佛! 
  南无法花林菩萨摩诃萨! 
  南无大妙相菩萨摩诃萨!

  2001年三月,台湾法明出版社林宜德居士在台北中和法明寺成立了“台湾慈宗学会”,以印赠结缘各种弥勒法门的书籍在进行著弘扬慈宗。林宜德居士本着以承继太虚大师遗风,振兴“慈宗学会”为己任,倡印并编撰了诸多有关弥勒法门的经论。计有印海法师的《上生经讲记》、默如长老的《弥勒大成佛经疏》、如惺大师的《得遇龙华修证忏仪》、太虚大师的《慈宗三要》及古大德们的《弥勒经典古注集》,和他自己编撰的《慈宗忏》、《兜率陀净土》、《论弥勒法门》、《慈宗度亡仪》、《兜率龟镜集续编》、《人间净土·龙华三会》、《慈宗弟子临终处理仪轨》、《慈宗弥勒法门概要认知简介》、《末法时期何以当弘弥勒法门》、《都史龙华大成就修证课诵法轨》等。同时也出版了明夷法师之《慈宗朝暮课诵》、《熏修慈悲弥勒宝忏》等相关的著作。
  林宜德居士同时创办了《慈宗法音》杂志。《慈宗法音》是为了专门弘扬弥勒法门的专属杂志,创刊于2001年6月,每半年一期,至今创刊已满两周年,既将发行第五期期刊。此杂志的推出,主要在于阐扬弥勒法门的真实义,破除千年来所遭受到外道邪教的剽窃及净土祖师们的曲解和诽谤。藉由一篇篇法师大德们的说明,详加介绍“慈宗法门”,让佛教徒正确的认识兜率净土,了解龙华三会,进而发心修持;让外道误入歧途的人,认清错误回归正途,让真正的佛法得以延续,让人间净土得以实现。
  2003年07月20日,台湾慈宗学会慈德撰《慈宗学会的缘起与展望》: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年﹚元旦,太虚大师在武昌佛学院,选集了《瑜伽师地论真实义品》以明其境、《菩萨戒本》以轨其行、《弥勒上生经》以明其果,名为《慈宗三要》,作为修习“慈氏宗”的修行准则。
  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太虚大师于“厦门南普陀寺闽南佛学院”开讲‘法备五乘、义周十宗’的《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法会完毕后,厦门各界来受皈依者甚众,乃发起成立‘厦门慈宗学会’,以宗奉慈氏菩萨,上生兜率陀净土的修学处所。  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四月,太虚大师在浙江奉化溪口雪窦寺讲授《兜率净土与十方净土之比观》时,曾以《慈宗的名义》为题,立以“慈宗”之名。
  因此,“厦门慈宗学会”是第一个成立的慈宗学会,由慈宗伟大的导师——太虚大师所制定创立。大师寂后,再加上日军侵华,厦门慈宗学会便如同虚设。一直中断约七十载,虽偶有人修持,但起不了大影响,也成不了气候。
  著有:《弥勒上生经讲要》、《弥勒下生成佛经》及各种弥勒法门的文章。
  二OOO年秋,中国湖南的明夷法师,发大菩提心愿,弘扬弥勒净土,以上叩慈氏隆恩,中承诸祖遗风,下化群伦愚蒙,将弥勒法门推广普及。
  明夷法师认为,弥勒净土法门在佛门是无人识的摩尼珠,在外道如斋教、一贯道、龙华会等,却将之视为瑰宝,借弥勒下生思想,篡改经典、歪曲历史,蛊惑民心,扰乱社会,使本来熠熠生辉的弥勒法门蒙上了不白之冤。作为正信佛子,我们有责任、有义务、有理由将正信的弥勒净土思想钩沈、爬梳、整理、集中、规范、推广、普及,不致于使众多信徒再被误导、利用。因此发心于湖南景星寺重组“慈宗学会”。是虚大师后第一个恢复的慈宗学会,并欲刊印《熏修慈悲弥勒宝忏仪规》、《慈宗课诵》,还拟编辑慈宗学会会刊《慈宗》,将慈宗发扬光大。
  但是,明夷法师因故离开景星寺后,‘湖南慈宗学会’便告终止。虽如此,并不能阻止明夷法师对于弘扬弥勒法门的热诚,法师依旧活络于网路上,成立“湖南慈宗学会”网站,继续推广太虚大师之志。
  著有:《熏修慈悲弥勒宝忏仪规》、《慈宗课诵》、《倾听慈尊的召唤》、《道安兜率信仰历史探幽》、《朝鲜半岛弥勒信仰初探》、《略论日本弥勒净土信仰》、《略说弥勒戒在东亚的弘传》、《略说慈宗兜率天宫观行者》、《略说中国佛教历史上的几次上生集会》、《中国慈宗诸祖》、《慈宗理论所依》、《略说弥勒禅法的修习》、《慈宗判摄中国大乘十宗》、《论弥勒行者礼忏法的衍变》、《从敦煌发愿文看弥勒信仰》、《驳怀感<率西方相对判优劣章>》等。
  一九九七年,后学于二十六岁时,于台北县板桥佛门文物书局中请得圆香居士所著作的《弥勒三经》白话语译一书,在经过一段时日的研读下,发现弥勒法门是如此的方便、如此的简易及如此的适合这一个时代众生的根性,因此立下心愿终生修学以求生弥勒慈尊的兜率陀净土,将来与诸天众一同随慈氏下生成佛度化众生。
  二OO一年三月,后学于中和法明寺恢复慈宗学会,以绍继太虚大师之伟业,发扬弥勒法门,光大法相唯识学,破诸邪论,让人间净土得以早日实现,乃后学终身职志。中国的如吉法师言︰“一九三六年代太虚大师在福建厦门发起慈宗学会,而今天台湾的同仁们复兴该会,提倡慈宗法门,可谓法门有幸、圣种不绝。”是年五月,后学接到一封来自中国湖南明夷法师的信件,信中提到:“三月初,应雪窦山资圣禅寺方丈怡藏大和尚之邀,专程赴浙江奉化溪口,共商印制《慈宗课诵》、《慈宗高僧传》、《慈宗弥勒宝忏》等我所编撰的书籍,并给他一些我写的有关慈宗的文章,共议大陆恢复慈宗学会事宜。在雪窦山见到法明出版社刊行的几本《慈宗忏》、《末法时期何以当弘弥勒法门》、《都史龙华大成就修证课诵法轨》等书,心中无比欢喜,且知道慈宗学会在大陆消失,而宝岛却衍传了下来,很欣悦。”也是继太虚大师、明夷法师后,第三个成立慈宗学会的团体。
  ‘台湾慈宗学会’创立后,相继成立了网站,发行了电子报‘慈宗法音’,也刊印了专属的杂志《慈宗法音》,并出版各种弘扬弥勒法门的书籍六万册,弥勒圣像数万张流通结缘。后学亦著有:《末法时期何以当弘弥勒法门》、《人间净土.龙华三会》、《皈依未来大慈悲父——弥勒世尊》、《慈宗弥勒法门概要认知简介》、《兜率西方释疑》、《慈宗弟子临终处理仪轨》、《兜率上生礼》、《都史龙华大成就修证课诵法轨》、《慈宗忏》、《弥勒之道略述》、《慈宗度亡仪》、《兜率龟镜集续编》及相关弘扬弥勒法门的文章。
  二OO三年七月,上海慈能居士成立网路慈宗学会。‘上海慈宗学会’是第四个成立的慈宗单位。
慈能居士云:“西元二OO一年,台湾宜德居士于法明寺,恢复成立了台湾慈宗学会;居士在学修此法门的同时,亦做了不少的弘法工作。湖南明夷法师,亦是弘扬弥勒法门的生力军。由法师发起,在湖南景星寺,成立了慈宗学会之湖南分会。末学于二OO二年接触此法门,蒙宜德兄之大力协助,使末学能受持此殊胜法门。居士一直希望末学在上海,也成立慈宗分会。这个念头,早就有过,可惜由于财力、物力之不足,所以这个想法一直都没能启动。前日,宜德建议不妨先搞一个网上的虚拟慈宗学会。这个建议,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提示,于是,就将手头的资料,整理出一些,放在网上。或有欠缺,日后也将尽快补善。就这样,总算是有了一个平台,能够在上海做一些有利于大众的事业,这也就是做此主页的一点动机了。”此为上海慈宗学会成立的缘起,待慈能居士克服种种困难后,定有辉煌的硕果,大心居士慈能,亦发誓愿终身学修、弘扬弥了法门。著有:《佛说弥勒大成佛经讲记》、《佛说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讲记》、《弥勒净土法门简介》、《劝学弥勒净土法门》等。
  太虚大师说:“释迦法中发菩提心者,行十善者,皆得生兜率净土,依境起行,由行趣果,虽然互相通摄,也有各各特殊处以分齐限,大略可分五乘三乘一乘,及一乘的境行果的区别,也有经论可为共不共佛法总纲要之概论者,慈宗以此不共法总明一切佛法义理浅深之意旨。故慈宗就是‘一切佛法的总枢机’,也即从释迦佛大圆觉海流布在世上以度生成佛之佛法全体大用,皆会归宗依于当来下生慈氏佛,谓之曰‘慈宗’也”。
  明夷法师说:“慈宗既囊括佛教内外诸学,当为暗夜明灯,旱田甘霖。故,应将慈宗之修习法阐述出来,以备修习者之借鉴也。慈宗智藏渊如大海,经、律、论、杂藏全备;禅、密、律、教法皆容;戒、定、慧、解脱和解脱知见五法贯穿;四谛、十二因缘、十善、四念处、八正道、七觉支、六度齐修。下摄含识入正道;上趣妙觉入圣位。无所不包,无所不能”。
  由此可知,弥勒慈宗的责任与未来的展望有二︰一、复兴慈宗︰复兴落没千年的弥勒法门,因此方有先后四个慈宗学会的相继成立及其他的弥勒行者的推动与弘扬。二、振兴佛教︰释迦牟尼大师演扬的八万四千法,每一法都流传在这个空间与时间之中,利益每一个众生。而这些佛法将来也都将会归于弥勒如来而再次开演。因此,团结佛教,弘护正法;大小乘教,显密圆融,十宗共弘,是每一个慈宗学会的佛弟子当为之事。如《大宝积经》卷第八十八(摩诃迦叶会第二十三之一)言:“尔时(释迦)世尊,即伸右手……以摩弥勒菩萨顶,作如是言:‘弥勒,我咐嘱汝,当来末世,后五百岁,正法灭时,汝当守护佛法僧宝,莫令断绝。’”今天,我们也应当与弥勒菩萨接受释迦大师的嘱咐,“法门无量誓愿学”,八万四千法平等宣扬、护持,莫令断绝,一代接一代,直至弥勒佛世。是为慈宗学会的未来展望也。

  2002年,上海邵垒居士在台湾林宜德居士、湖南明夷法师的鼓励下,亦在网络上成立了“上海慈宗学会”,利用网络资源,宣传弥勒法门,弘扬慈宗。撰写、发表、出版了许多著作,如《慈宗日诵本》、《兜率十胜论》、《上生经讲记》等。邵垒居士在大学时期,就开始学习佛法,师从四川的唯识名家唐仲容、唐思鹏父子。他除了对唯识深有研究以外,还对原始佛教、部派佛教也很有研究。学佛有自己的见解,不落俗窠。在网络上认识了明夷法师之后,常常在一起讨论佛法,并协同制作了“湖南慈宗学会”和“上海慈宗学会”的网站。著有:《佛说弥勒大成佛经讲记》、《佛说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讲记》、《弥勒净土法门简介》、《劝学弥勒净土法门》等。

  2003年下半年,江苏吴培培居士在台湾林宜德居士的帮助下,接触了弥勒法门,认识了慈宗,感到很殊胜,于是倡议成立“江苏慈宗学会”,遂在江苏宿迁菩提寺活动,终于在岁暮得到了认同。江苏省宿迁市真如禅寺慈寂居士。
  2003年12月15日,中国慈宗学会江苏宿迁分会副会长吴培培撰《慈宗学会宿迁分会缘起》:慈氏菩萨以慈悲之心,广度有缘;于释迦如来圆寂前十二年上生兜率,位居等觉。自此弥勒法门在娑婆留下深深的根基。
  1932年由太虚法师在厦门南普陀成立‘慈宗学会’,弘扬慈宗,与四众弟子一同修习发愿往生弥勒净土;后奈因战争爆发,学会未能继续。
  弥勒法门为佛教“净土宗”中一支,当代高僧印顺导师以其“极近”、“极易”、“极普及”形容弥勒法门之殊盛;密宗格鲁派宗喀巴大师亦教导弟子们发愿往生弥勒净土,待弥勒来世时与弥勒一同来此娑婆世界广度众生。
  由于民间一些人的错误认识和邪教的名词运用,将弥勒菩萨奉为圣人、祖师,并撒播弥勒菩萨“降世”、“大灾难”等一些谣言来蛊惑人心,然后以其所谓“消灾”、“保平安”为理由,诈骗钱财,满足自己的贪欲。
  随著物质文明的发展,在今天很多人盲目的追求,走上了不归之路,为了唤醒苦海迷途之客,为了将慈氏菩萨真正的慈悲精神带回一方,度化一方有情;由“菩提寺”道了法师和吴培培居士发愿在宿迁建立“慈宗学会”,以爱国爱教为根本,弘扬佛教慈氏菩萨慈悲精神,弘扬弥勒净土之殊盛。
  南无当来下生弥勒尊佛
  南无当来下生弥勒尊佛
  南无当来下生弥勒尊佛

  2003年底,福建悲华禅师亦欲恢复“福建慈宗学会”,除了于实地以寺院为载体创建弥勒道场外,还在网络上做了网站、论坛及聊天室,进行网络弘法。广泛宣传弥勒法门,摄受网民皈依佛教,修习弥勒净土。
  福建慈宗学会会长悲华禅师,梵名阿利耶,福建福州人氏。将脐带做斜披袈裟状降生,母亲及街坊邻居闻见众神欢庆,鼓乐鸣空之象。早年,从龙岩中华山性海寺慧瑛老和尚受三归依,老和尚力留为方丈接班人选,然感生死不明,立志禅修,故辞之。后因睹《法华经》放光等瑞相,感念人生无常,而于24岁时在扬州高旻寺落发出家。师承来果禅师之亲传弟子昆尚老和尚,接临济宗法脉。为求佛法真谛,足迹踏遍了东南亚地区、青藏雪域……先后师承福州西禅寺应龙和尚(启蒙恩师)、缅甸苏伉尊者(传承南传实修派马哈希大师四念禅法)、康巴达瓦杰活佛(传承大圆满前行、度母类、北传和南传意密等法要)等、之后又深入藏区学习大圆满密法等心要。如是依止诸大善知识,深蒙摄受。
  虽经历曲折,阅历广博,但禅师却言行朴实,极重实修。每与人言谈,无论亲疏贵*,皆力劝正信三归,五戒十善,是本分老实之修行人。因其特殊法缘和修学经历,故说法能任运宏观,没有偏执,无有宗派门户之见;又由于其多年禅修实证,多次闭关专修,故又能行持朴实,深浅各得。现初回乡,即于网路首讲《金刚经总持论》,倡实修风,树尊师道,获得网上佛子广泛认可,令人耳目一新;又创建继太虚大师首创厦门慈宗学会后第六个慈宗学会福建慈宗学会,力宏弥勒净土法门,倡导现实人生佛教,宣扬《观弥勒上生经》。禅师极力主张“现实的人生关怀和现实的佛道修行以及现实的人生归宿”;为具信的有缘佛子传授四念禅观法门、弥勒净土法门和瑜珈次第修证口诀法门。
  2003年1月5日,悲华禅师于福州写《福建慈宗学会成立缘起》:“在下在十年前初阅《观弥勒上生经》就非常欢喜,对此殊胜法门就很难舍弃。这么多年来眼看今日修西方净土者种种悲观、消极、偏执和废弃多闻的倾向,更感到修学弥勒净土的殊胜。弥勒净土的信仰让人自然地乐观、积极、慈心向人和包容一切,且原本就早于西方净土而大为盛行,古往今来,往生兜率者比比皆是。世尊亦言弥勒菩萨为未来众生之大归依处。弥勒法门实为今日学佛者之必须,也是解决现实人生理想和归宿之最妙,故我发愿要广为宏传。
  然不树正不足以破邪,不破邪不足以显正。因为自身学养的局限和今日学佛者共同形成的文化、信仰方面偏执的障碍,所以自身的实修实证和前期有针对性的宣化工作非常重要。若无这个,说是要宏扬佛法还是空谈。见解不透,行持不深,显扬弥勒净土一样会陷入偏执和狭隘之中,于正法幢的树立无济于事,反而有害。故虽早有此念,但十多年来还是默默无闻,以修证佛法为主,不断地听闻圣教,勤求善知识开启慧性并闭关修证。喜逢今日因缘成熟,开始于网路上讲解《金刚心陀罗尼经》,收到很大的成效。但仍感今日学佛者邪执太重,直接宣说弥勒净土还是因缘没有成熟。有幸得知台湾慈宗学会的多年努力成果,深受感动,故随喜发心成立慈宗学会,进行前期的宣化工作,共囊胜举。网路是重要的工具,故同步建立“福建慈宗学会网站”。又,承蒙台湾慈宗学会和山东、上海等慈宗网站的前期工作,此事不废多功。先驱者实是功不可没,在下理当随喜助弘。
  愿福建慈宗学会的成立能够实现传承恩师们的重托,实现“现实的人生关怀、现实的佛法修证和现实的人生归宿。”之“现实人生佛教”理想。愿推行慈宗者继承太虚大师广大之悲心宏愿,发弥勒心,行弥勒行,生弥勒土,证弥勒果。

        南无大慈当来下生弥勒尊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