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祖师教言摘选

禅师开示选集

禅师诗文选集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回忆花絮:怀念吾心中不灭的风灯 尘封的大德——恩师坤山长老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1-26 07:48:00

回忆花絮:怀念吾心中不灭的风灯 尘封的大德——恩师坤山长老

 

文:释楞严 日期:2009-9-16 9:05:00 原浏览数:1911次

 

    记忆模糊,大约是在1992年到1993年之间,吾一日拂晓梦中惊醒,心里有声音在说:上寺院去!上寺院去!那时,我在福建漳平市里做事,住在漳平的九龙江边,旁边山上还有个寺院叫——高民寺(这与将来我前往出家的九龙之地高旻寺别有巧合之缘),吾常去那礼佛烧香。那日寺院的当家师父正要出门去莆田广化寺,见我大清早来寺,就问:要给你带些什么?吾说:《楞严经》。后当家师就给捎来了楞严经,并意外地附送了一本《来果禅师法语和自行录》予我,从此此书改变了我的命运,吾无限向往书中描述的参禅办道之事,于是便强烈地向往高旻寺欲求在那出家并参禅。

    我又到高民寺求观音签的指引,根据签文所说,我前往扬州的时间应该是“阳春三月”,于是在扬州遍地都是油菜花开似锦之时,吾最终如愿到达扬州高旻寺。在坤山师父的指引下,吾剃光了头,披上了僧衣,德林老方丈把法名都给我起了(记得叫慎仪),只等着在观音节时举行正式剃度仪式,一切已成定局了。可不知何故,吾不认方丈依止,只认坤老为师。

    其实,吾当年初的时候,也就是在当年春节期间,就曾先行赶往高旻寺探路。记得那时是在烧开水的锅炉房旁边的院内,吾第一次得遇先师坤山长老。因求见方丈甚难,师授吾见德林方丈大和尚之法:敲门只要见到门开一缝,就马上冲进去,见路就跑。照行之,果然惊动方丈,终于出来一见。见毕,回师父的寮房拜见相叙。蒙师父慈悲接引,临走时授吾一本《来果禅师禅七开示录》,告之:法都在这,回去好好学。拜别。

    回单位后,写长长一信给德林方丈,希能出家。不久,接师父书信,言方丈已同意,言我可来出家,重重勉励,落款:为师。大喜过望,料理身边诸事,赶往高旻寺,此为第一次出家之缘矣。

    方丈此番于厅堂正式接见。问:子父母未允,怎敢出家?答:吾学佛祖如斯,莫非不可?笑曰:汝如吾当年一般模样,真如吾一般刁钻(如何说词恐记不清矣)也!遂命住寮房,择日剃度。起身急走。问:去何处?答:拜见恩师坤山。讥笑然曰:此人精神有瑕疵……吾愕然,不知何意,心不肯之。边上那侍者复厉声于吾曰:那老和尚有毛病的,汝怎去拜他却不拜眼前大和尚为师。吾慍然莫之与对。其后,又遭几番劝扰,然吾依师之心无人可曲,浑不顾他人言也。后有一次因执意欲送师往扬州看手疾,有放言曰,汝若陪老和尚去医院而不在寺中,当迁单云云。其中滋味,盖难回味,姑且不表。

    从此每日傍晚觐见师父一次,师父一日对我说一故事,处处提携,教我如何参禅并与我谈心,从未间断。师乃安徽安徽和县人,口音浓重,起初很难听懂,后被师呵斥说耳根怎么这等不利,竟然从此聆听无碍!另外,吾已然知道,坤老以前一直管着财务,其实他就是德林老和尚八几年入主高旻寺前的老当家,后来有人专门前去询问时,那时一个老知客还报之曰:当年“建庙”之人。不过师父为人十分低调,而且因为后来我们这些子弟也没有对其有多称扬,故而名未大彰。不过吾后来回福建在福州法海寺遇到厦门南菩陀寺方丈妙湛老和尚的时候,从妙老的言词中,可以看出师父与妙老确实是交情匪浅。在94年的时候妙老重游高旻,他们二位相见甚欢,有留一来师舍利塔前的合影为证。此暂且不表。

    师父其实身体健康,头脑清晰,但在外总被某些人说成精神有病等等,然吾心知肚明,如此一智慧朗朗之大修行者,于文革中忍辱负重,文革后又携诸方大德重兴高旻,亲近来老多年的本色禅和,并戒律清净,言修甚严,僧德巍巍,愚痴之人竟如此说哉。不过话说回来,师父倒却也有些“疯怪”之处。记得那次吾陪师看手病回来,师父竟对着桥下的一群水鸭说归依并讲了很多话,这莫非也……?也就在那天回来之时,见到路边一水牛,吾那时在想着,都说书中有说前世高官者多沦为牛类,后有一时,师父竟然突然对吾说那只水牛在哭,汝可速去安慰之,吾趁出山门——那只水牛竟然真在那原处,果凄凄然也……。除此之外,师父还示现很多在一般人看来十分神奇之事。其实,此乃吾师神通妙用如斯,圣者行迹飘忽不定,凡夫难测,岂可妄言伤圣也!吾还依稀记得师父说他那时有78岁了,什么居然肋骨还多长出几根来,又说其是18岁那年从家门口一路跟随一队出家人,跟到寺院里就出家了……真的是记忆模糊,待慢慢回想。

    一日,吾不耐苦参,想阅经典。师斥责完后,竟然开许让我翻阅他老人家的书橱。见白话楞严、古本六祖坛经,还见另外一本乃师父亲写的法本,记得内有其在高旻寺禅堂开示的讲义等等,大喜过望。师示:参禅之人需下苦心,不问经典言句葛藤,参念佛是谁但能一路到底,祖师人人可当。吾那时即心爱此记本,师父自然心知,暗中安排,后此本果到我手中,不在话下。记得闲时师父与我言及当年于高旻寺亲近来果禅师趣事等等,还提及我有一位师兄名曰顶光,写一手好字,又有一师兄名顶(能?),他武术了得,会土地狗拳等……我当时想他日若得相见,定然有话可谈。

    又一日,我于斋堂里行堂,在盛饭入碗之际,突然身心凝定,豁然有省,慨然言曰:山河大地,与吾何异?头出头没,未离一心矣!随后身心轻安,光明闪烁。吾掷瓢卸桶,飞奔告师。师父竟早有所觉,未等我开口,便直接告之:汝之所悟是个消息,今后照此用功,使得,使得。那一日师父显得十分高兴,对吾说话也多了些。印证完后,高兴之余,师父甚至还提及了虚云、太虚、倓虚等悟境,还提及了妙湛老、宣化上人在高旻寺的事迹,并对之一一点评,如是云云。

    又一日,师父突然一反平日躺卧禅床与我说话的作法,端身庄严坐起,言:“楞严,今日我要传法与你,来,你接师父的法……”云云。

    忽有一日师父厉声言(忘了因为何故):“连汝都不听吾的话了,吾还留这把老骨头在世上何用?!”,当时我听了满腹狐疑,不解何意不久,吾父亲果然寻来,最后无奈随其返乡,从此与师父音信两隔。后得知师父在我离开之后不久,即告圆寂,恍然才知,当日师父其实是早有所言啊。于福州火车站,遇当年在高旻寺的一同修,谈到师父已经圆寂了,据说当时竟然无人觉察,闻后悲伤莫名,悔恨莫加,从火车站到六一北路,边哭边走,越想越难过。心想吾竟然不能在大恩师父的身边守其往生,吾师一代高僧大德,竟然如此结局,越想越悲,惟有对天大哭不已,引动路人频频驻足观看,心疑此青年为何如此哉?!

    其后沧桑不表,不时有重回高旻寺之想,也不知师父有何遗留交代没有,一切都不得而知……从此挂心,成为一大心病,念念难忘!

    02年的时候,吾到新龙日巴山曾请乌金之美上师为此事打卦,一向严肃的活佛,竟然打断那蹩脚翻译的话,直接表示听懂我说的,很欣悦地告诉我所求之物一定能够得到,回寺必有收获。至此,时隔已经八年了。

    05年左右,一信众闻听我说此事,便主动发心前往高旻寺一行寻找线索,得遇老知客言知道师父其人其事,还说师父就是建庙的那个人,并在本寺内寻到吾之大师兄清凉师,得到的消息是师父的遗物都烧掉了,什么也没留下。言琅琊寺还有一顶光师兄可能知些情况,并欲前往,顶光师之事我本就已知,遂令其作罢。

    099月,吾弘化至无锡,再次提起此事。98,在禅海、禅通、禅昱和禅缘四位弟子的陪同下,15年后终于回到高旻寺。虽然寺院早已今非昔比了,然过去往事,仍历历在目。与大师兄清凉师相见,自然不胜唏嘘。不想师兄竟然将师父与妙湛长老在来果禅师舍利塔前的合影交给我,真是个意外惊喜。随后,年已63,看起来已经有点糊涂的师兄在我一再抱怨和追问下,又再次告诉我那个本本确实已经随衣物烧了,我终于确定吾这位师兄真的不可能自己私下保留了。当日来去匆匆,又不想在寺内太声张,怕惹事端,都没来得及去拜见师父灵骨,就踏上了回程。其他暂且不表。

    从无锡回福州,遂准备国庆法会,计划再访师父生前挚友云居山真如寺的慧通老和尚,却也一时无他事。结果未曾想无锡弟子禅缘竟突然决定改为亲自上滁州去寻她的师伯顶光,其结果竟令人大喜过望。2009915,禅缘来电,果然如心中所欲,15年后终于一切如愿圆满:师父的遗物就是那个本本就在顶光师兄那,据说师父圆寂前就在那住过,就把东西留在他那,听禅缘说事先她并未先称来取本本的,但是顶光师说是师父交代将来会有人会来取这个笔记本的……闻听此讯,顷刻泪下。师父的慈悲身影再次显现在心中历历分明。慈悲的师父啊,您与弟子的心从未分离过,您一直在护佑着弟子,那虚渺的时空岂能阻隔与您的相连?想当年吾到四川眉山求学,陷入两难之境,就是您显灵在一个同修身上为我指明了道路,您总是随求即至,随时常护。多少的事情其实都在您的法眼洞穿下,多少的命运其实就在您的慧心内早已运筹在先。15年了,但是吾心中之愿还是丝毫不爽地一一成就,一一成为现实,什么样的困难和挫折都无法阻挡我们师徒的心紧紧相连!慈悲的师父,弟子一定不辜负师父您的教导和期望,一定要将您的法身慧命和佛法明灯延续!

    就此搁笔,待日后有空详述。有些话也不便多言,暂且如是吧。

    附记:家师是安徽巢湖和县(明末清初四大高僧之一憨山大师的出生地)人,一生可能只剃度了五名弟子。大师兄清凉高忍,现住高旻寺,现年62;二师兄清定顶光,现于琅琊寺当家,滁州市佛教协会会长,56年生;三师兄顶峰,据说现年四十多,不知去向;最后一个关门传法弟子就是在下。后又得知坤老尚有一位在琅岈山琅岈寺剃度的弟子海慧法师,现为广东汕头铁林禅寺的住持。海慧法师字顶能,是坤老在1988年在琅岈寺剃派的弟子,疑是否就是所说的顶峰,但大师兄清凉说不是顶能,顶峰是另有其人,姑且存疑。后又听圆霖老和尚的弟子成善师说家师在南京狮子岭的时候身边确实有个有点瘸腿的徒弟,证实为就是顶峰,好像与家师是亲戚关系,可能现在就住在家乡的小庙里。成善师85年时在高旻寺为居士,其皈依师当时的大当家松月师介绍他到高旻寺的退居下院南京狮子岭圆霖老和尚处出家。从成善师那了解到,憨山大师也是和县人。[10年5月23日记]。师父生前曾和我提起过我的两位师兄,说一个字写得好,一个武术好,看来就是现在的顶光和顶能(海慧)二位师兄了,一个字写得好,是佛协会长,一个会武术,是广东人大代表,都是住持,各各品性贤良,人格高尚,比我都能耐啊。(愚弟子释楞严成文于2009916

[图左红衣者为已故厦门南普陀妙湛老和尚,右灰衣者为坤山老和尚。94年摄于来果禅师舍利塔。]

  • 服务号
  • 朋友圈